当前位置: 华裔网 >> 聚合头条

香港”法官”为谁而“法官”?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乱了将近两年的香港,自从香港国安法出台之后,对于一些乱港分子是有了极大的震慑作用,是香港渐见一个正常的秩序方向前进的有了新气象,为所有热爱中国,希望中国团结统一富强的中国华裔,稍松了一口停止呼吸的气。但香港国安法的生效,不代表香港的问题就都全都解决了,让香港特别行政区,走入一个正常该有的环境和社会正气上升的氛围。从目前来说,在香港司法界内部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他们老毛病又再犯,曾经是香港乱局有“纵容和鼓励之嫌”,又在香港社会上演:警察抓人,法官放人;似乎香港警察刚会做“恶”人,香港法官就是天生的“好”人一样。奇葩的司法制度,奇葩的法官,不禁要问:香港的“法官”,究竟为谁而“法官”?

最近,又一乱港头目逃到国外。他是“港独”组织“民间外交网络”、“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他得意地在社交平台上自爆自己,已经离开了香港。这位张昆阳,也是罪行累累。他不仅与罗冠聪一同参与了非法集会,而且此前也缺席了针对二人的庭讯。此外,当控方发现此二人已经离港的时候,希望向法院申请拘捕令,居然遭到了法官的拒绝。

其实,这已经不是香港的司法,第一次对这样的情况松口。在此二人收到传票之后,他们就已经准备外逃,但置若罔闻。罗冠聪在收到传票之后,逃到了英国;如今的张昆阳,也是如出一辙。这已经表明了他们是畏罪潜逃,如果真的自认无错,为何要逃?如果香港司法没有问题,为何在已经给此二人发出传票之后,对于他们的外逃行为不加阻止?香港法官,又为何会拒绝发布拘捕令,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的问题。

问题的严重,不仅仅是张昆阳、罗冠聪有这样外逃的行为和外逃的成功。关键是这些外逃成功的案例,给至今仍在香港的一些乱港分子以希望和鼓励。他们认为,只要效仿他们的行为,成功逃离香港,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给予他们这种幻想的人,是谁?香港司法部门,特别是香港的法官先生,真是功不可没!香港内乱,我们的香港法官,为香港内乱分子帮了多少忙,是他们愈来愈肆无忌惮:你警察抓我,我不怕,有法官先生放我,我还会和你对着干,你能怎么样?香港国安法生效以来,企图外逃并且成功外逃的乱港分子不在少数,难道香港司法部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吗?香港法官,时不时又在复制香港内乱猖狂之时的悲剧重演?警察冒着生命危险和暴徒作战,法官却在轻松示好为暴徒开脱?香港的法官,是干什么,有自问,有人问吗?

恐怕不是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而且是在一些关键环节上,明明显显的出现了问题!一个正义化身的法官,实质成为一个犯罪帮凶或逃避的有辱“法官”称谓本身的可耻者或犯罪者。是不是,供法官先生自己斟酌和大家讨论,我的思考和想法不一定正确,期待商榷。这位拒绝签发拘捕令的法官,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拒绝,有何充足的理由拒绝等等?有坚实清楚的法律条文,来支撑他的这样行为吗?香港司法部门,应该有提前对待待判人预料外逃现象的责任,并及时采取措施限制的义务吗?不仅仅是控诉方一家的的责任,与自己法官无关吗?如若张昆阳、罗冠聪等人的行为,法官要给谁当法官;造成张罗逃跑成功,当事法官应该担当多大的责任?香港司法界是不是要问自己的环节设置,有根本性的问题,是一些人能够钻空子,可以任所欲为以法官的力量,让犯罪逍遥法外;甚至还可以轻松逃避躲遁,是自己免于香港法律的制裁和惩处,让香港社会真正成为一个法治的社会,任何人在香港犯罪,都别想逃脱香港法律正义之剑的惩治。

致使现在可悲的局面,追查这些弃保潜逃的乱港分子的工作,一味地落到了香港警察的身上。香港虽然已经回归到正气上升的阶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确实不易,这要感谢大部分香港人,特别是香港警察一直坚守不断辛苦努力实施的结果。可是,这些香港乱港头目,不仅仍然坚持宣扬乱港思想,并且也在国内外积极寻找他们的庇护天堂,特别是与国外反华势力和觊觎中国分裂,他们从中好获取最大利益的魑魅魍魉臭气相通,令我们正义之剑的追查,更是难上加难。正如香港立法会议员、执业大律师梁美芬所言,法院在未来处理保释申请时,完全可以增加评估被告的潜逃风险这一项内容,并及时采取方法应对,才是一个良好的法律态度。说个大俗话,法官不管自己要审的人在不在,到时候拿谁审,审谁呀?他在保释期都逃之夭夭,要开庭审判了,人已在国外耀武扬威了,难道这也不是法院和法官的尴尬和难堪吗?香港法官先生,以为这只是警察的丢人和控诉人的丢人,与自己毫无关系吗?

香港司法为谁而设,香港法官是不是法官,香港的“法官”为谁而“法官”,应该引起我们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央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思考、论证、研究和完善,是香港的法院真正成为香港的法院,所有的法官,真正成为法官,我们的香港才会更加的安好美丽!

发布日期:2020-9-19 12: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