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华裔锐评

和平崛起的真相是买办崛起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美国知名国际关系学者米尔斯海默是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的代言人,早在“9·11事件”不久(彼时美国政界普遍认为恐怖主义而不是新崛起的大国对美国的威胁更大)就撰写《大国政治悲剧》一书提出,崛起国与霸权国之间注定解决不了“安全困境”之悖论而必然爆发战争或冲突,此即“大国政治悲剧”,无论你想不想和平,只要崛起就难逃战争或冲突。国际社会无政府状态在特朗普治下的“世界和平”环境里更是剪不断理还乱,没有强有力的政府负责任的国际法就像没有牙齿的法律一样形同虚设,大国博弈主要靠实力(以经济实力为先锋、以军事实力为后盾、以科技实力为引擎、以文化实力为诱饵全方位加强政治实力)排兵布阵,其基本规律是“不打不成交”。对方发展洲际核导弹、航空母舰与核潜艇,导致我方越来越不安全,从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的角度上看,霸权国只有不断提升军备以防被崛起国赶超才有可能保障其霸权之安全,但如此能否保障国际和平则显然是另一回事了。米尔斯海默自称“说了130遍以上”中国是不可能和平崛起的,而且美国民众越来越清晰地看到美国对华强硬政策不可逆转,从克林顿到特朗普都一直在变本加厉。尤其是在2020年之后中美博弈此消彼长的后疫情时代,美国政府更要充分发挥自身的硬实力、软实力与外交工具争取盟友围堵中国,至于反华联盟是让美国打头阵还是让中国邻邦打头阵则是次要问题了。米尔斯海默的最近一次演讲有一个基本判断:美国朝野正在达成共识,即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遏制中国的政策在短期内很难逆转。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出台的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式审议报告以及总统本人发布的报告都非常明确地将“中国作为了战略竞争对手”,因为美国历来善于给美国树立某个假想敌以激发国内的民粹主义“正能量”,籍此不断提升本国的综合实力。为了把中国塑造成新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不惜不择手段阻止中国和平崛起,不断打出各种牌对中国“使绊子”,尤其是“台独”牌,其他还有“港独”牌、“疆独”牌、“藏独”牌、“人权”牌,等等。最近特朗普还限制中国公民从各种渠道赴美交流,尤其是对华裔学者的刁难、监视、搜查乃至拘捕,比如扣留一名中国副教授并欲加之罪于其“军方背景”。但美国何以从不对亲美的中国买办下手?因为这种人首先对美国有利而其次才是对其往返于中美之间的各种跨国机构有利,至于对其母国是否有利则不是那么重要了。

杨晓陆早在中国“入世”第五年就已预言,《大国崛起》电视集鼓吹的全球化将逐步蚕食中国发展经济的主导权,走买办化的崛起道路只会将中国沦为买办最怕失去的“国际和平”的经济炮灰。买办化的真相是主动让他国主宰中国的命运,“入世”后中国最大的危险就是走买办化的邪路。任何国家要崛起都必须有其主观条件,尤其是全民族觉醒的精神意志,国民有爱国心才有可能凝聚国家的魂魄并通过通识教育浸透一代代国民的思想意识,直至形成统一的国家崛起意识,只有这样的崛起红利才不至于被占人口绝对少数的买办假国家之名中饱私囊。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就有买办集团大发国难财了,“洋务运动”版“改革开放”更是加速了“中国特色”买办的“崛起”。靠封建地主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与买办假公济私的腐败对“洋务”变本加厉(类似于“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首先发展的是买办的政治势力与经济利益及其背后操盘帝国主义的利益,然后才有可能形成“互利共赢”的“三座大山”。当然,左宗棠、张之洞式官僚资产阶级是爱国的,所以武钢、福建水师引进西方列强先进的技术、人才尚可暂时有限地“富国强兵”,但李鸿章、袁世凯挾洋自重架空朝廷后迅速蜕变成了掮客式买办,首鼠两端损公肥私而“富了方丈穷了庙”,进而从《马关条约》到“二十一条”都离不开西方列强对“中国特色”买办的扶植及其乘虚而入趁火打劫的狮子大开口,这样的买办垄断的“国企”只能质次价高而最终干脆“造不如买”西方列强的舶来品。从“洋务运动”到“改革开放”,只要是放纵腐败“润滑剂”导致买办“尾巴摇狗”就注定难逃“功”(债权)高震主乃至喧“宾”(帝国主义)夺主。尤其是晚清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登峰造极,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至死不放权而名不正言不顺,其用人的首要标准就只能是顺昌逆亡而伪忠实拙的劣币驱逐良币了。贪官污吏们则以慈禧太后为靠山吃里扒外,就像晚晴少有的清流阁老瞿鸿禨被构陷罢官之前对自己的门生推心置腹的那样,“道德操守不过一丝烛光,只能照亮一个人眼前的路,顶多再拉上一个你!可是毓昌啊,咱们那点道德的烛光,挡不住人家的明枪暗箭啊!咱出的那张牌叫做整肃吏治!表面上看,正气凛然,其实迂腐呀!我昨天才想明白:咱们的太后不看重这个。老佛爷哪里在乎你贪污玩闹,可你要跟她离心离德,你死去吧!这一点呀,那么多年,咱们竟然就没看明白!可你看人家出的牌,张张都是政治牌、屁股牌——人家玩着、闹着,搞女人,搂钱财,可人家永远政治上正确,屁股坐的永远是正确的地方。那才叫高!毓昌啊,清洁的‘道德牌’打不过肮脏的‘屁股牌’啊!咱们从一开始就败了”。所以即便有光绪奋发图强,以一己之力又岂能扭转乾坤?!由于倚老卖老尾大不掉的“N朝元老”越积越多,一国之君在人事、财政等方面都越来越受限制而“政令难出中南海”,何况还有“亲爸爸”虎视眈眈于卧榻之侧?!以买办为引擎的“三座大山”积重难返,直至政府与人民越来越脱节,腐败的社会上层之间权钱交易的“协商民主”终将掏空国库而不断验证“三座大山”式“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铁律,苏东剧变、南联盟战争乃至“港独”殷鉴不远。

总结“晚清新政”的教训则毋庸讳言,当今中国最离不开的恰恰是“集权”式“核心意识”,否则“戊戌变法”乃至“君主立宪”式历史悲剧仍有可能重演。经济体制改革没错,对外开放也没错,错则错在以必然滋生腐败的买办方式“改革开放”重蹈“洋务运动”之覆辙。缺乏起码的法制基础,从“洋务运动”到“改革开放”都难免滋生靠出卖国家利益谋利的买办集团,而西方列强通过买办对中国政府高层的渗透逐步向其要害部门深入,向下则逐步蔓延扩展到社会底层的各个角落。尤其是经济、外交部门的买办化倾向越来越露骨,各种政策都越来越向国西方列强倾斜,以至于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变本加厉后中国对内“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干打雷难下雨,“牛奶倒进水沟里”的资本主义“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早晚业会是中国的常态。至于思想文化、教育方面等“软实力”领域,将民族英雄“请出”通识教育的历史虚无主义逆流早已泛滥成灾。“中国特色”买办与国际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势力沆瀣一气而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坐大,直至暗箱操作“三座大山”而沆瀣一气为对中华民族最危险的特殊利益集团,其误导舆论偷梁换柱的重头戏则是收买中国的少数右翼公知“精英”鼓吹历史虚无主义……但广大人民群众是天然的爱国者,因为任何对民族利益的损害最后都是要让老百姓买单的,唯一能制衡买办集团的也只能是人民群众,只有在苏东剧变式悲剧重演之前走群众路线清除买办势力,党中央才有可能真正掌握自己乃至全国、全民族的命运,中国的“红N代”才有可能真正与人民同舟共济。买办移民易如反掌,中国革命先烈的子孙何去何从?昂纳克的例子近在眼前!

美国前驻华大使、海军上将普吕厄曾直言不讳:“美国有信心、有能力与中共周旋,使中共政治经济的发展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不是什么虚张声势,因为美国正在引导中国走上一条买办化的、符合美国利益的邪路。然而,当今中国(尤其是面对疫期等逆境期间)有了越来越英明的领袖、越来越爱国的人民与越来越爱国的军队,日本“明治维新”的三个条件我们都有了,只是其间还暂时隔着欲盖弥彰的“三座大山”,尤其是买办集团越来越让被“向钱看齐”的资产阶级价值观误导的中国人民离心离德了。但党中央的战略目标与“三座大山”的利益是有根本的冲突的,人民群众的福祉与买办的利益更是格格不入的,党与人民的鱼水关系终将完成“否定之否定”的逻辑与实践。毋庸置疑,“以人民为中心”的防疫政策正在唤醒人民群众的爱国精神制约买办势力而让党中央“得民心者得天下”。不难推论,与“打虎拍蝇”乃至“精准扶贫”并行不悖的治国理政重头戏还要有整饬买办,因为买办财力最强,权钱交易的“腐败成本”也最大。

与托派“一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论调相映成趣,美国版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的重要推论之一必然是“关门不能建成帝国主义”。美国籍此而难免对“不干涉内政”的国际法阳奉阴违,但中国的古圣先贤总结的“攘外必先安内”的铁律美国看不懂吗?不是不懂,而是装不懂。帝国主义天然就有侵略性,为了对此文过饰非,美国不惜贼喊捉贼鼓吹“中国威胁论”。中国指责美国干涉他国内政危及地区和平,美国则只需反问中国为什么要追求“大一统”?中国肯定会强调国家分裂导致群雄逐鹿战乱不断,而“大一统”是中国实现国内和平的重要前提之一。这样的答案则会正中美国的下怀而被反唇相讥:“美国治下的和平”就是要追求全人类的“大一统”,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的一般职能就是“削藩”以免战乱不断,中国一旦崛起则如同军阀割据而迟早会挑战“美国治下的和平”!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诞生于美国决不是偶然的,米尔斯海默区分的霸权国与崛起国在逻辑上注定难逃“修昔底德陷阱”。退一万步讲,就算美国相信中国有诚意和平崛起且乐意将其霸权(抑或全球治理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中国有实力保护遍及全球的海空航线吗?中国有实力遏制各地区大国的地缘战略野心吗?所以每当像基辛格那种级别的美国智囊质疑中国挑战美国霸权时,中国既要否定其武力崛起野心又要否定其“搭便车”套路。中国在道理上是无法说服美国(即便民主党的拜登执政也只会在对华强硬政策上有所量变而不可能谋求质变)放弃贸易战等反华政策的,美国为了维持其全球霸权不可能容忍中国和平崛起。自1894年美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首位以来,凡是跃升“全球第二”的经济体(德国、苏联、日本、欧盟)无一不被美国以各种下三滥的手段软硬兼施打压下去,何况是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国家而“非我族类”的中国?习近平的十九大报告宣布要“让中国强起来”,中国特色买办及其豢养的右翼公知“带路党”大失所望,躲在他们的背后暗箱操作的帝国主义列强不得不赤膊上阵图穷匕见了!

已被封号的“至道学宫”总结的“帝国霸权木桶理论”从工业、科技、金融、军事、文化五个方面罗列了美帝国主义的“短板”,由此引起恐慌的并不是美帝国主义,而是中国特色买办及其收买的右翼公知“带路党”甚至党内高层残留的封建主义与官僚资本主义等“洋务运动”余孽。“至道学宫”认为中美金融战的背后是中国人的国家资本与犹太人的商贩资本的金融思维模式之争,中国人的国家资本流向生产而犹太人的商贩资本流向投机,国家资本天然抑制投机,所以中国的股市不是经济运行的晴雨表。就像种庄稼是把种子种到地里后等收割时就换得更多的粮食,薅羊毛则是看到羊就冲上去把羊毛薅光而羊毛再长出来周期又长增量又少,这就是两种金融思维模式的本质差距。从微观上看,小农意识不断的中国人天然爱储蓄,但这何尝不是一种微型的国家资本金融模式?!储蓄意味着更多的生产,进而意味着更多的财富。生产型金融思维用在种庄稼上就是买更多的地,种更多的粮,盖更多的房子,生更多的孩子。中国人有增无减而犹太人有减无增,金融思维模式之别是一个关键因素。生产型金融思维用在工业上则是赚更多的利润,把钱储蓄起来办更多的工厂,生产更多的商品,赚更多的钱,然后储蓄起来继续投资。较之于农业的扩张边界是可耕地,工业的扩张边界则是全世界的消费市场,所以“中国威胁论”主要来自工业领域的中国特色“世界工厂”而不是小农意识不断的农业领域。投机型金融思维薅光了羊毛只能互薅,直至新的羊毛长出来也不忘互挖墙脚,尤其是金融投机集团在经济危及期间往往不惜暗箱操作帝国主义战争大发国难财。当然,如果母国打输了,当地的投机资本就会血本无归,所以相比之下(半)殖民地的投机资本更安全更“可持续”。现在的中美金融战都不得不“攘外必先安内”:中国的金融战面对的头号敌人不是犹太人而是国内的买办势力,而且他们与犹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勾结;美国对中国打金融战的国内困局是犹太人投机资本对生产环节的先天性排斥,特朗普像让白人工业资本家的制造业回流本土,但犹太人投机资本一直再暗中作梗,因为白人工资资本家一旦满血复活则反犹主义风暴会让犹太人无法承受。中国的国家资本要肃清买办势力并不难,归根结底还是政治问题,就像疫期党中央全民动员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与买办势力谈不笼就来硬的吧!2020年武汉抗“疫”的实际效果证明,中国的经济命脉至少暂时还能集中到党中央的统一调度之下。中国挡得住犹太人投机资本的扩张,但犹太人挡不住中国的生产型金融扩张,小商小贩不可能懂得什么是国家意志与民族感情。犹太人投机资本无法从中国这边薅羊毛,美国的金融泡沫就会被他们越吹越大,美国人的购买力就会被加速掏空。中国的金融管理逻辑很简单:我不薅羊毛,我看重的直接的诚实的劳动,能把你们的钱赚光形成最大的债权国才是真本事。为什么犹太人投机资本薅其他国家的羊毛比在中国顺利?尤其是拉美、南非与东南亚的国家,由于不理解国家资本这么高级的思维模式,被索罗斯那种从小商小贩起家的金融投机暴发户打败是必然的。投机资本在国家资本面前天然处于劣势,就像唐·吉可德大战风车,特朗普的犹太女婿顾问什么套路都想到了,减税、加息再加对境外美元罚款,短期来看的确推高了美国人的购买力,但从本质上看则是要让美国工业失血更多。尤其是在2020年疫期,更多的赤字,更多的债务,更多的泡沫,更多的国家在抛弃美元,这些都是在失血。只要中国能驾驭买办势力而不是骑虎难下,中美金融战就会最终失去悬念,中国买办反而有可能勾结犹太人去当美国“带路党”。

美国对中国打金融战一败再败,特朗普会不会狗急跳墙铤而走险打代理人战争?“9·11事件”后美国的国防战略一度导向“反恐”这种治安战低级军事发展路线而与发展大国总体战的正确道路擦肩而过,加之中国在“确保相互摧毁”的核恐怖均衡战略的前提下利用制造业优势快速发展常规军事力量,中美军事差距缩小之快越来越让美国对中国近海的军事挑衅显得色厉内荏。21世纪的前二十年,美国主要在中东“反恐”,中国则在家里埋头发展经济。此消彼长,时间越来越站到中国一边,特朗普发觉大事不妙时黄花菜都凉了。1996年台海危机,克林顿两艘航母编队在台湾海峡“自由横行”而中国一再克制而避免了擦枪走火,李登辉乃至民进党才有机会长期执政;2020年特朗普派两艘航母南海“自由横行”,中国人的反应还像24年前那样激烈吗?全世界都看清了美国不可能直接对中国打响第一枪,而挑拨中国邻邦打代理人战争又吓跑了越来越多的猪队友,美国早已错失了与中国打总体战的战略机遇期,至于与核武器大国打核大战的经验就更是无从说起了。美国对付伊拉克、南联盟、阿富汗的空地一体战、空海一体战用来对付中国简直就是隔靴搔痒,因为此类战争体系成立的前提是美国独占制(太)空权,中国在这个方面岂能与上述小国相提并论?!对中国近海作战,美国连制空权都没把握独占,登陆战岂不是白送炮灰给中国陆海空三军的交叉火力当靶子?航母编队上的大黄蜂在制空权有限的环境下闯入中国领空则更像是自杀,这就是陆权国对海权国以逸待劳以陆制海的天然优势。美国的航母编队吓唬小国还行,对中俄这样的制陆权大国根本发挥不了其远洋奔袭的空战优势。现在的小国打小国就像市井无赖乱打王八拳那样观感不雅,大国打小国则像家长打孩子那样见好就收,大国打大国则体现的是体系对抗,没打之前先比划,你出什么招我出什么招要反复相互试探,比划几下之后大家心里都有数了才有可能决定打或不打,所以中美两军即使擦枪走火也不可能迅速恶化为核大战。过去二十年美国的军备与国防科技主要被用在家长怎么打孩子那种没格调的烂账上了,等到要跟大致对等的大国比划时才发现过去的那一套根本用不上,面对大国立体防空体系一时黔驴技穷,所以只能虚张声势吓唬中国的买办、公知与官僚资产阶级“美利奴”了。美国在中国近海无法独占制空权,中国却越来越有办法瘫痪其远洋军事基地,尤其是“东风快递”迫使美军战略重心一步步后撤到关岛乃至夏威夷。制空权的功能如同踹门,瘫痪对方的军事基地则如同打断腿。形象的说,美国踹不了中国的门,但是中国可以打断它的腿。所以美国新的战术体系是站点发展反导系统,萨德部署到韩国就是想预防中国的火箭军中程弹道导弹对其东亚军事基地的打击。不言而喻,美国在中国近海越来越转入守势,蔡英文指望美国帮忙实现蒋介石“反攻大陆”的遗愿是越来越不可能了。比制空权更重要的是制信息权,现在大国军备竞赛体系对抗的制高点是反导、反卫星、太空战、超高速飞行器与远程超音速隐形战略轰炸机,而制信息权是其要共享的底座。面对中国的火箭军、反卫星技术、战略隐形轰炸机与超高音速飞行器,美国至少截至目前还没有拿得出手反制利器,所以特朗普军事挑衅中国近海时难免很焦虑。他想把美国的军事国防转向大国总体战的正确轨道上来,比如发展六代机、复产F22乃至扩建大陆军搞核军备竞赛,但问题是钱从哪里来?“星球大战”玩真的美国也耗不起,所以特朗普很早就像与普京交好制衡中国,但俄罗斯既没有与中国为敌的经济基础又没有与美国交好的诚信基础,美国政界对俄罗斯的立场则一直是精神分裂的,既想利用俄罗斯又瞧不起俄罗斯,将其喻为“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而只愿片面接触,结成平等的军事同盟(无论特朗普还是普京想不想)就免谈了。至于中国的买办鼓吹的和平崛起,其要害不是他们真的热爱和平而是他们期待的崛起并不包括除了他们之外的任何中国人,因为中美两军一旦打起来则中国买办的跨国交易红利将血本无归而其他中国人反而能彻底杜绝被薅羊毛,何况美国对中国打核大战或代理人战争都毫无胜算?!一旦美国战败导致其本土资本大规模外逃,中国的买办也将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所以他们的媚美、恐美乃至亲美都是很可疑的。资本以逐利为唯一导向而无祖国可言,中国的买办凭什么能例外?

“知乎”网站有一问:“买办到底是一个中性词汇,还是一个被误解的词汇(综合晚清、民国、现代)?”这个问题很尖锐,和稀泥则会里外不是人。

知友“Creamy络”答:你过年要吃饺子,这是需求。你家不会包饺子,这叫落后。你楼下小卖部趁机对你狮子大开口,这叫欺负你落后。你不爽了换一家,还是那价,因为谁都知道你不会包饺子,这叫垄断联盟。你自己尝试学包饺子,这叫民族工商业发展。你二舅收了底下小卖部的钱,你学包饺子就揍你,非得让你买高价饺子,这叫混蛋或买办。人家光靠卖你们饺子就豪车豪宅小确幸,这叫超额利润或吸血鬼。你家底下小卖部让你帮他擀饺子皮,这叫投资搞生产。但是你还是不会包整个饺子,这叫保护核心技术。你趁机偷学了包饺子皮,这叫本土工业起步必经步骤。底下小卖部骂你抄袭他包饺子皮,想山寨他的饺子,这叫专利手段。所有卖饺子的都不卖你了,这叫贸易制裁。他们还规定会包饺子的都不许卖你也不许教你,谁违反就整谁,这叫王八蛋或瓦森纳协定。你不得不自己钻研半天,终于学会了包饺子,这叫打破垄断。你带着一个村的人包饺子,附近饺子变白菜价,那些奸商都疯了,这叫和平崛起。点评:美国能坐视“你带着一个村的人包饺子”而导致“附近饺子变白菜价”吗?从韩国到印度,特朗普对中国打代理人战争的企图还不够路人皆知吗?和平崛起有那么简单?哪一天中国能到美国周边打代理人战争了,我才会信和平崛起不再是公知的痴人说梦。

“知乎用户”答:依赖于本国低工业水平发展现状,针对工业制成品进口赚取超高差价,同时为了维持自己躺着挣钱的需求而需要配合国外厂家和政府打压试图发展的本国工业,说自己“就是工作而已”、“中性词汇”是很尴尬的。点评:公知说陈嘉庚属于爱国买办,但他是在南洋靠实业起家的,每次回国都与国内的战乱时局有关而不是逐利使然,与现在的中国特色买办不是一回事。

Eidosper”答:比如说皇军的狗腿子,对他们来说只有红军和国军失败了,皇军才会有肉吃,他们才有汤喝。比如火柴,如果有国产了,那么便不会有人进口。所以买办的敌人是国产货,因此是反动的。并且买办形成阶级后,会通过法律等手段阻止国产,比如使用很高的环保门槛,使得国产生产商因为污染而被迫关闭。点评:环保本身没什么可挑剔的,但不能跟着买办的双重标准走。

“月儿圆圆”答:进口符合买办的利益,出口伤害买办的利益,可以参考矛盾的《子夜》。买办厌恶中国人办企业、厌恶中国人生产产品、更讨厌中国产品出口,因为出口真的会让他们少赚钱。各大军阀要靠洋人给钱给枪,洋人托买办处理这些烦人的事务。买办要尽职尽责就自然用洋人的眼光看问题,站在雇主的角度想问题。洋人通过控制军阀参与中国政治,买办为洋人操作具体事务,从而分享了洋人的政治权力。既然参与了政治,控制了军阀,这一下事情就不一样了,例如大名鼎鼎的宋家在近代史发挥的作用。买办们进而发展到用洋人的眼睛看问题,用洋人的脑子想问题,从洋人的角度看中国人,这一下事情可就更不好了,买办和高等华人之间画上了等号(我说这两部分人有高度重合不过分吧),他们成了外国资本统治中国的代理人(实际上外国人离开时很多买办也确实和洋人一起去了他们的国家)。至于现在的微软、戴尔等中华区高管,论政治权力,和当年的宋氏家族比起来就差远了。买办是一个带有政治性的历史名词,在那时的时空环境下,这个阶级是确实存在的,说买办阶级是外国资本统治中国的代理人不过分。放在今天,买办阶级已经消失了,外企高管也好,打工皇帝也好,其政治气味已经不存在了。今天是中国有实力的国企、民企在国外培养我们的买办势力的时候了,希望中国企业早日在美国养出有实力的院外游说团。点评:以毒攻毒顶多能当权宜之计,看看中兴、华为、抖音,犹太人那一套岂能照抄?!

“挤按睛明穴”答:买办最初的含义就是当年给贵族跑腿买东西的,就是贵族平民两头吃,贵族剥削平民,买办还要“剥削”一下贵族。那个时候的时代背景是中国工业极端薄弱,而西方发达国家工业化纷纷完成,亟需市场。从国外的市场输入工业品压制中国的工业化,这个过程中买办们站在谁的立场不言而喻。对于中国的倾销则是吃准了中国造不出工业品,趁机扩大生产,让工业国家的无产阶级们“做稳了奴隶”,买办则让中国的无产阶级“做奴隶而不得”。点评:如果买办“造不如买”的逻辑被中国亲美派官僚资产阶级贯彻到底了呢?

“得伟”答:买办群体能够存在的前提,是国内外生产力存在差距。买办的利益和国内生产力发展存在冲突,国内外水平相近的行业,买办没有生存土壤,国内外差距大的行业,买办活得滋润。国内水平快要追赶上国外时,买办就会想办法阻碍。不管翻历史故事,还是看现在的新闻,都是这点事。买办的利益来源决定了阶级属性,这个阶级属性决定了买办是个贬义词。另外,买办不是指人,是行为。某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可以是民族工业家,也可以是买办,也可以是红顶。点评:“三座大山”的确能沆瀣一气,但其性质与危害不宜混为一谈。

“李燃末”答:现在二三本学校里的黑黑的留学生突然多了起来。这是国家在炒好大一盘大盘鸡,将来我们要把资本、商品输出到非洲去,不可能把权健平安天津静海的业务员都带去,所以,要在非洲扶植代理人,寻找本地买办,因此,满学校里跑的都是长腿小头散发着迷人香水味的黑色买办。当然,你们说欧洲人在非洲去掠夺是资本主义天性,我国人是去建设是国际人道主义,我是不敢反驳的。点评:中国的“三座大山”的确想复制西方列强在非洲的殖民主义套路,但西方列强会分给他们一杯羹吗?当然,坦赞铁路那种援助要另当别论。

“晴空万里”答:买办就是靠趴在母国身上吸血阻碍本国自有工商业发展的国外资本的狗腿子。点评:话糙理不糙,道理越简单越能接近普遍真理。

“肥皂”答:买办感觉就是汉奸的包装词,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可以不顾国家情感。可以想想以后如果有战争,在国内有一帮买办为赚钱,可以在国家最艰苦的时刻给你一飞踢。有国才有家才有个人,俺觉得国家第一其实也是我们个人的利益,我不会让买办帮洋人来殖民。点评:汉奸不一定都是买办,但买办一定都想帮汉奸翻案。尤其是买办豢养的右翼公知“带路党”,罄竹难书。

 

“猫骑士”答:

点评:上述哪个定义更接近买办的主流?“货比三家不吃亏”!

“知乎用户”答:把人民狂干出来买国际资源的外汇送回原来的国家,自己反倒什么外汇都不产出还掏空人民的口袋来维持自己手握财富过得滋滋润润的生活,这样一种带着强烈卖国色彩的买办怎么作为一种普普通通的工作呢?说难听一点啊,这种人赚的就是绝户钱,这样的职业工作可一点也不普通噢!点评:买办不普通,其豢养的右翼公知也自感“高端”且比左翼公知“精英”。

“冯云骢”答:没有买办你怎么用国外的产品?点评:毛泽东时代无买办,但彼时中国用不到国外的产品吗?更不用说汉唐盛世的例子了,列宁式国家资本主义也让中国的工业化跨越式发展了,离开买办就用不到国外的产品?

本文结论:和平崛起的真相是买办崛起,其终点则是殖民主义。除非再有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那种左翼公知扎堆执政,否则中国的“改革开放”在特朗普式军事挑衅之下随时有可能像“洋务运动”那样一战戳破西洋镜。

发布日期:2020-8-7 11: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