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头条新闻

抖音、鸦片与“奶头乐”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2020810日“豆瓣小组”网站发布《Bloomberg:抖音不是中国对鸦片战争的报复,抖音就是鸦片……夭寿了,林则徐(美)金门销音了》一文,公开了布隆伯格的英文原话。网友“白眼镜”戏称之为“美门销音”,网友“五十六只猹”则挖苦“特朗普莫碰瓷林总督”,网友“长毛的长毛毛球”更是感慨“他美居然跟普通人讲这种大道理了,这还是‘娱乐至死’的美国吗?这还是奉行‘奶头乐’战略来解决占比80%的社会‘边缘人’的美国精英吗?”早在2018年,美国Facebook旗下的社交图片应用Instagram(照片墙)就已推出长影片分享平台IGTV,而且在新版APP中的Stories中允许用户为短片添加背景音乐,功能与抖音类似,美国当时就有网友调侃Instagram抄完SnapChat(美国APP)的Stories后又敢抄袭中国的抖音了。由此看来,美国脸书消费者群体中早就有大规模的“废青”沦为布热津斯基版鸦片战争式“奶头乐”战略的社会边缘人了。

布隆伯格高论何来?“TikTok就是鸦片,一种电子芬太尼,让我们(西方人)的孩子们为即将到来的中国统治感到兴奋。”202089日弗格森在彭博社诋毁TikTok是中国报复西方的“鸦片”,更彰显了中国的“帝国主义野心”。他曾预言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但21世纪不会是中国统治世界。他认为TikTok通过人工智能技术(AI)让西方人“上瘾”,中国试图通过AI技术“统治全世界”。他还臆测西方在冷战时通过输出文化击败了苏联,而中国现在也正对西方做一样的事。他那僵化的冷战思维通过恶意拔高TikTok的影响捏造“中国称霸世界”的观点而对中国敌意满满,刻意使用诸如“黑死病”一类的词汇抹黑TikTok。其文章提要称:“美国通过输出它的价值观赢下了冷战,现在中国在第二次冷战中,也有着相似的计划。”他自称刚用TikTok时觉得其内容让他感到“毫无意义”,比如以无休止的信息流向西方人展示别人在厨房、健身房干的那些“蠢事”。他还向自己8岁的儿子询问该在TikTok上看什么,后者推荐了一个雪貂跳舞的搞笑视频,但他称自己“没找到这个视频”。初步体验TikTok后他也发出了“灵魂拷问”:“这样的一个东西,怎么就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呢?”但他随后又抒发了一通怪论:“突然之间我就顿悟了,TikTok不仅是中国对鸦片战争后百年屈辱的复仇。”他在描述TikTok占领各国市场时却不怀好意地将这一过程比作“新冠病毒的传播”,将TikTok称为“病原体”,而这款应用的传播速度堪比“黑死病”。他解释TikTok为何在各国广受欢迎的主要观点是:较之于图片与文字,人类更喜欢影像;TikTok的使用门槛低,普通人也能在上面进行创作,“即便是傻瓜也能用它”;TikTok就本质上而言并非是个社交网络,而更多是个以人工智能算法为基础,向人们提供定制化内容的应用。他由此认为TikTok在人工智能算法的基础上对美国构成三大“威胁”:一是TikTok对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构成威胁,吞噬了脸书视频平台的市场。为此,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甚至推出了“山寨”TikTok的应用Reels,但他认为这款应用很难成功。他还认为这一威胁本身是“好的”,因为脸书也是一家“非常强大但不受监管”的公司。二是他声称TikTok会给孩子们带来“威胁”,就像推特、YouTube或脸书一样,TikTok利用算法为用户定制内容,并引诱他们进入相关界面。通过这一方式,人工智能会习得用户喜好从而给他们提供更多相似内容。他危言耸听地表示:“未来历史学家会惊叹道,我们没有给孩子们嗑可卡因,反而给他们提供了TikTok。”更荒诞的是,他将美国的一些不法分子利用TikTok对年轻人与女性的骚扰都推给了TikTok。第三,他将TikTok刻画成中国“帝国主义野心”的证据。他的具体论述方式是把TikTok从一个手机应用的概念范畴放大成一种来自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然后引用常年渲染“中国威胁”、常驻台湾的商业与科技分析师汤普森的观点宣称中国渗透西方国家对抗“自由主义”,而美国的“自由主义者”有必要斩断人工智能算法的使用,因为这种算法能“深入人心”,精巧地为人们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他鼓吹中国互联网的“价值观”与西方自由世界的完全不同,渲染AI技术在中国应用于“奥威尔那种老大哥在看着你”的场景,而且中国的很多AI科技企业很听中国政府的话。他还引用个别中国学者的论文称美国构建的世界帝国秩序正在发生动摇,认为这说明中国有取代美国的野心。他进而臆想中国会通过“一带一路”将自己的“非自由主义”价值观与人工智能算法输出到全世界,而中国也会像当年美国对苏联进行文化输出那样对美国实行类似的计划。他承认当年美国曾通过掀起一场“文化冷战”削弱苏联,用“不可阻挡”的美国流行文化侵蚀苏联民众。他引用法国左翼哲学家德布雷1986年的话称:“相比于整支红军,摇滚乐、录像带、牛仔裤、快餐、新闻网与电视卫星,有着更强大力量。”他还认为中国这种“非自由的文明”无法战胜西方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中国已通过TikTok在美国发起“文化层面”的“革命”,让美国的年轻人开始在TikTok上骂自己的父母是种族主义者。他认为习近平有意领导中国“称霸”世界,甚至掀起所谓的“第二次冷战”,但王毅早已指出现在的中国不可能复制当年的苏联,更无意去做第二个美国,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并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持之以恒做世界和平的推动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弗格森将这此文转发到个人推特后遭到全世界网友的持续声讨,底下获赞最多的一条回复是“(弗格森此文)又精神错乱又极度种族主义。”

“观察者”网站早在202083日就曾发布《TIKTOK到底惹了谁》一文,作者“九边Pro”自称:这个事我在五月份时发了条微博,现在已有255万的阅读量了,那个帖子就说了TT在海外非常危险,迟早会被美国搞掉。

为啥他们说我国搞殖民呢?比如我国租借了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港99年,还租了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还有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中资大规模抄底了很多国外资产,而且还在非洲修铁路修的热火朝天。整体跟英国人当初的操作有点像,欧美照了下镜子,觉得中国跟自己有点像,殖民了。舆论霸权是帝国霸权的一部分,美国能把中国描述成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但中国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你在中国说几句美国不好,不等美国人反驳,你的身边就会蹦出几个精神美国人当场对你“面斥不雅”。这种情况下,美国的一些弱智文化产品(比如漫威)才能在全世界卖得很好,高学历的人历尽艰辛也更愿去美国待着。我还认识一个奇葩,中科院的高材生,在美国大学里打杂,美国大学缩编他连工作都丢了,而他的同学现在很多都已在国内科技公司当上高管了,他宁愿在美国加油站打工都不回国,这脑洗的多彻底!这也就是为啥大家经常说帝国是一种信仰,帝国也是一种叙事,只有控制住舆论才能从精神上控制边疆人民,让边疆人民心甘情愿地交税。但说巧不巧,TT迅速席卷美国,尤其是美国的城乡结合部。我对那个什么音也没啥好感,我以前在文章里说那玩意玩多了容易脑残,还威胁给我发律师函,要求我赶紧删了,所以现在那篇文章被我删了,惹不起他们。一个东西非常弱智,而且非常搞笑好玩,这种玩意非常容易在底层疯狂扩张,就跟一个高传染性低致死率的病毒似的,很快就会到处都是。美国基层无比反智这事大家现在也都知道了,所以这个APP在美国疯狂扩散也就正常了。这两天川总要搞TT,不少美国人给川总发私信,说是没了TT他们想自杀。美国标榜“新罗马帝国”,军头们需要开疆扩土,金融寡头需要放高利贷,人民需要面包与斗兽场。各种娱乐软件就是新时代的斗兽场,属于美国满足美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基础设施。这个背景下美国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帝国斗兽场竟然是中国人开的,你把美帝当停车场了?美国一般不会明目张胆干这事,倒也不是公知们说的那样美国是个公私分明的国家,而是说这样很影响美国的声望。有点像为了维护声望把自己的声望给毁了,这说出来脑子多少有点抽。或你故意不还两百块信用卡,导致你信用受损,将来没法买房一样,这事极其不划算。这么缺心眼的事美国人一般不这么干,毕竟他们也是混迹江湖多年的社会人,不会为了两个烧饼钱把奔驰砸了。他们玩起坏来会更加隐秘,比如给孟晚舟罗织个罪名起诉华为,从法律上把你批倒批臭踩上一万只脚。被法院判了,你总不能说政府冤枉你了吧!毕竟川总上台前美国是标榜三权分立的,所以这次急成这样,竟然直接开掐,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禁掉TT,明显不太正常。这个APP前段时间惹到川总了,并且有明显的迹象显示,接下来还要继续惹。美国年轻人普遍喜欢桑德斯,非常不喜欢川总,而TT就是美国年轻人的聚集地,属于反特朗普阵线,尽管TT自己是非常不愿粉丝们干这事的,但它又管不了粉丝。K-Pop的粉丝与TT上的年轻人把川总的集会给搞黄了,大家一起去买票,却没人去参加集会,导致造势场面一度冷清到尴尬。

这些年轻人会利用这玩意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继续搞事,为了防患于未然,川总急吼吼想搞定这个事,最起码要做到让这个APP基本可控,最好能搞死。再加上TT本身对美国的舆论霸权确实是造成了一定的威胁,所以搞死也合情合理。川总要让这个年轻人们搞串联的工具去死,就算搞不死也能压一下价。特朗普与盖茨不对付,这次疫情期间盖茨没少让特朗普闹心,可能川总内心深处不太愿把TT给盖茨。“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彻底退出美国也没啥,如果能像华某为一样去其他二三线国家好好谋发展也不是坏事,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慢慢变成超级无敌大,最后说不定还能跟美国人再谈谈。互联网公司这玩意是需要基因的,而且是需要人口规模的,欧洲人完全没有自己的互联网公司,而且连模仿都不会,之前有人尝试了几次没啥结果,现在能搞得起来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只有中美。毫不夸张地说,就算其他国家把TT都本国收购了也活不下去。大家如果同时使用美国与中国的社交APP,就能发现美国那边的非常难用,国内的社交媒体我一个都不喜欢,但在琢磨用户方面,国外做的明显不太行,中国互联网公司天生擅长这个。去美国的法院起诉,如果TT没啥违规的,确实有打赢官司的先例。但碰上川总这种不讲理到连国家百年信誉都不要的政客,直接动用行政命令搞事,相当于开着奔驰去撞奥拓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态势没法扭转。如果拉长到几百年的历史广度里去看,这类情况曾经发生过很多次,长期看来并不一定谁输谁赢。比如美国历史上因为独立战争与南北战争被当时的英国制裁过两次,往死里封锁,美国被封锁死了吗?不但没有,而且意气风发地走出来了自己的大路。那时的美国美国人渴望成功,生机勃勃,肯奋斗肯吃苦,跟现在的我国差不多。既然大西洋航线被制裁了,美国也没有活人被X憋死,开拓了太平洋航线,跟大清做买卖,甚至以投资清华大学等手段培养亲美公知。

美国当时一边深挖自己国内市场,一边去开拓新贸易通道,混得有声有色。美国碰上别的国家一般是三件套:请客,斩首,收下当狗。美国建国两百多年几乎一直在打仗,不打仗时只有21年,从来没有超过五年不打仗,每个总统都在打仗。但美国从来都只拣软柿子捏,从来不跟势力接近的国家硬磕,历史上美国惹过最牛逼的国家是德国,问题是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德国精锐伤亡的差不多了,也就是柿子被捏软了,美国才会出手。这倒也不是笑话美军,反倒是要看好人家这种决策能力,美国只打实力悬殊的仗。中国只要不出现自我崩溃,热战的可能性基本是负的,大家不要被一些战争狂博主给洗脑了,接下来还是要好好深谋远虑。只要中国不出问题,这些公司就相当于一直有个巨大的后方根据地,能不下赌桌地反复投注。总结:第一,TT在美国还没凉透,川总如果只是担心影响选举,TT能通过游说公司跟川总聊聊,比如中某兴当时就是这么搞的,看看川总有啥条件,又不是不能谈,川总只要眼前有利益而根本不想明年;第二,就算在美国凉了也没啥事,大不了避开美国就是了,去其他国家慢慢发展;第三,长期看来,还有太多的第三世界人民没享受“奶头乐”,通过给这些广阔天地送温暖也能赚钱,比如大家熟知的东印度公司其实就是在落后世界深耕的企业。

2020728日“知乎”网站发布《正在毁掉中国年轻人的奶头乐》一文,作者“姚大炮”自称:与身边大多数人一样,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你高兴的话能将我划分到屌丝的行列。2015年我高考,语文发挥失常作文剑走偏锋写了个牛头不对马嘴的记叙文(考低分的主要原因),后面大学四年一拿起笔我心里就发怵。2019年,大四下学期考完研我就来了现在的公司,那会儿我就想做一个厉害的程序员……嘴里塞一个奶嘴,谁年轻时还不是一个宝贝?这里的奶嘴并不是真实的奶嘴,也不是你想到的伊利高管“一生饮奶”的“国家战略”。让80%的被边缘者安分守己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傻子才会心安理得的接受被抛弃的命运!有钱能使磨推鬼,20%的精英最终找到了温情、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方法从而避免了与这些人的冲突,方法就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娱乐方式。发泄型娱乐与满足型娱乐,乍一看唬人的很。发泄型娱乐,其中有一些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例如开放的色情产业(红灯区或http://www.pronXXX.com等等)、鼓励暴力网络游戏(国区的pubg爆出来的血是绿色的)、无休止的键盘侠口水战行为(参考一部分官方微博的引战行为)等等……满足型娱乐就是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综艺节目真人秀与各式各样的偶像肥皂剧,这些大众化的视听娱乐真的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乐不思蜀,这是一个不太合适的解释。谁又能拒绝在一天劳累的工作之后吹着空调吃着西瓜看着新垣结衣的电视剧与几个妹子来几局紧张刺激的和平精英?我就不能!有一个声音非常的强烈:“娱乐至死的当代人,早已失去了深度思考的能力。那些沉迷的人会继续沉迷,而清醒的人会更加清醒。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阶层之间的差距这是这样被逐渐拉大。”无论是发泄型娱乐还是满足型娱乐我都是躲不过的,我浏览过P站,也玩过pubg,在微博里从东骂到西还乐此不疲。我追了每一期的《我是歌手》,常常在梦里被郭德纲相声与《乡村爱情》笑醒。我是个俗人,贪财好色。年轻人最不能碰的就是短期的快感,它会在不知不觉中偷走我们的时间,消磨掉我们的意志力,摧毁我们奋发的勇气。在抖音刚火时我也耍过一段时间,一刷抖音就是好几个小时,感兴趣的内容成千上万扑面而来,真的是听不来中了抖音的毒。我个人是不太推崇B站上的影评的,但一个叫牛叔的影评我是期期都没落下。一部120分钟的电影压缩到10分钟的影评里,如何在这10分钟里吸引住你?刺激、搞笑具备这两点就足够了,但这是为了吸引流量除了这10分钟走马观花的快乐,其他隐藏在普通镜头下导演想表达的感动、温暖这些都是你感受不到的。相信我在各种各样海量的短视频刺激下,我们的兴致会越来越高。以我自己为例,每周运动的次数屈指可数,就像是个吸了精神鸦片的人只有日复一日的虚拟满足与睡觉前无尽的空虚。你有多久没有完整的读过一本书,看过一部电影,认真的去学习一件本领。年轻人大部分的时间正在被这样碎片式的信息所吞噬,小可爱看几篇朋友圈的“精彩分享”或公众号推送不是学习。趁着年轻走出这片舒适区,静下心来去做你想做的事。做过产品的都知道,客户看重的是产品的实时反馈。你玩和平精英,开一枪击杀别人有画面刺激你的大脑分泌多巴胺,你觉得舒服。你搓麻将,胡牌赢钱同样很爽。这些属于一种实时反馈,这也是我们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方式。看书学习(看爽文与学习打游戏就算了)短期内很难像游戏麻将一样吸引你的注意,它是一种需要时间看能看出成效的东西,很多人正在逐步丧失坚持下去的能力。我的经验是,让我们爽娱乐的东西都会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那些痛到骨子里的东西一直鞭策着我成长精进。我喜欢游戏就像我曾经疯狂的迷恋新垣结衣一样,游戏与新垣结衣是我生活中不可获取的一部分,不仅是我娱乐,几乎是每个人生活的重心,它帮我们连接这个世界连接千千万万与我们一样的群体。我不太赞成某些网友“有钱人用奶头乐控制世界”的阴谋论,有钱人也有他们的快乐,但他们的快乐是我们河南想象得到的。放一段吴晓波文章的结尾:“由于互联网的普及,资讯的收集越发方便、快捷,一切知识看起来似乎唾手可得,但反而让很多人失去了独立思考的机会,那种突破自我、不断创新的社会精神也将渐渐消失。”“让嘴巴不被布热津斯基的‘奶嘴’塞进,让时间不被布热津斯基所说的发泄性娱乐与满足性娱乐塞满,让自己在这个喧嚣的世界中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与思考的能力。”没啥说的了,愿你的生活拒绝索然无味的平庸,保持头脑的清醒!

2020814日“知乎”网站有“人人高喊‘娱乐至死’、‘奶头乐’,真的这么多人已拆穿所谓资本的谎言了吗”一问,似可与抖音风波遥相呼应。网友“橙子会变甜”认为,群体中的大众组成始终是“愚昧”的,此处的“愚昧”是中性词,仅是用来描述一种愚昧状态,但不是骂人、贬义人。对“揭露现实的视频”的高度认可只是一种假象,这只是一种跟风的狂热、三分钟的热度,过了那个劲头就忘了、就冷却了,这种现象能放在任何跟风潮流上。大家都是在当时激情万丈,事后贤者模式。你能听懂、看懂一段话,但并不代表你能理解这段话就像你能看懂上面这句话的意思,但你无法理解。你可能看懂了这句话的字面意思,但你无法理解这句话在表达什么。很多视频、文章都能在短时间内向观众传递一些信息,这些信息上附带某种道理,但观众们只能看懂这些信息,并不能接受这些道理(是没有收到道理,不是拒绝接受)他们短时间内会因为视频中的信息而共振、共鸣,情绪被引燃,但他们的情感波动也仅仅是“情绪被引燃”而已,他们在本质上仍然是“不懂”。形象比喻就是刷漆,如果你不能改变这个物体的本质,你刷漆也只是让它暂时改变表象颜色。你把一个足球刷成西瓜的样子,但它还是个球,你也不能吃它。观众们会因为“刷漆”而情绪激昂,但情绪激昂结束之后该干嘛干嘛。这个道理能放在许多方面:七八年前,喝完一碗鸡汤,干劲满满,生活充满希望!过了几天, 该干啥干啥。四五年前,看完一本成功学、励志学,干劲满满,生活充满希望!过了几天,该干啥干啥。两三年前,付费买课、加入社群,干劲满满,生活充满希望!过了几天,该干啥干啥。这两年,看完正能量视频,干劲满满,生活充满希望!过了几天,该干啥干啥。只是喝鸡汤、看书、买课、正能量无法改变人的本质的,想改变人的本质就要用漫长的时间、一点一滴的去改变。一个人用了20年长大,你觉得用20天能改变他的本质吗?想改变则要花更多的时间,积极的、慢慢的去改变。所以,只喝鸡汤、看书、买课、正能量只是刷漆,迟早会褪色。人人高喊“娱乐至死”、“奶头乐”也有两个问题:互联网与现实在一定程度上脱节,你在互联网上会认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但看看现实就会发现大家该干啥干啥;如果本质不变,“奶头乐”真香定律就会发挥作用,如果你的本质是一个足球,给你刷漆也不会让你变成西瓜,如果你在本质上无法拒绝娱乐至死,那么你坚持不住几天又会回归刷抖音、刷快手、刷贴吧、刷知乎的循环中。脱节问题其实就是信息茧房:你天天在知乎刷“娱乐至死”,你的APP首页就是大量的“反对娱乐至死”,从而误以为大家都在反对。但如果你打开这个“信息房门”就会发现,别人并不关心娱乐至死不至死,别人追星、追剧、玩游戏、分析经济、研究历史、搞科研、体验生活、享受恋爱……关心某一领域的人始终只是群体的一部分,只是因为APP的智能推荐把首页占满,让你产生“大家都关心”的错觉。因此,在现实中没有几个人说“娱乐至死”的,更别说“高喊娱乐至死”了。本质与真香问题其实就是本质上不坚定,所以无法抵抗诱惑。你发自内心的认为你需要减少时间浪费、不能沉浸在快节奏的平台、段子、短视频上,这样你才有可能真正的去做、真正的去改变。但如果你只是一时冲动,觉得不该这样浪费时间,你也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减少浪费时间”,这是靠“冲动力量”的支持。但你很难在长期中坚持下来,因为冲动终将消退,而你的本质依然是“喜欢短视频、段子、平台”。总结:第一,风往哪边吹,大众往哪边倒。大众的愚昧是一种“愚昧状态”,而不是要贬义他们。不管你承认与否,大众就是随风摇摆的。第二,很多时候你能看懂一段文字、听懂一段对话,但你无法明白这段话的意义、道理。许多人会因为一段视频做的很热血而激情澎湃,也会因为一段视频做的很伤感而十分低落,但情绪波动过后该干啥干啥,所以许多人看完电影感觉自己被启发无数过了几天结果什么都忘了。第三,人活了几十年形成了现在的自己,不可能只用几天就变成新的自己。人的三观是以往经历铸成,想改变就要一点点的影响、一点点的改变。一个习惯了刷手机的人很难做到“如非必要、不玩手机”,除非发生重大变故。因为习惯了,刷手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很难改变。能改,但只能慢慢改,鸡汤、励志、正能量很少能起到真正的作用。第四,信息茧房与真香,前者让你误以为大家都不耐烦,后者让大部分人没有抵抗能力。你觉得大家都高喊“娱乐至死”,其实身边没有一个人真的这样认为,他们甚至连“奶头乐”战略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他们在看完视频之后突然激动了一段时间,但他们的本质还没变,很快就会“真香”,布热津斯基版“奶头乐”战略的本质(没有硝烟的鸦片战争)并没变。

小时候一颗糖一朵小红花就足够我们欢呼雀跃一天,长大后再多的美食玩具也都难激发我们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人们的心理阈值是会不断升高的。消遣娱乐产品“低成本、高回报”的刺激让阈值不断升高,而学习思考这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成本高且短期内难以看到收获的事便不愿去做了。所以:第一,控制阈值。能力有限就不要挑战欲望,尽量不要接触那些让人兴奋阈值不断上升的东西,如果你已上瘾了,那就要想办法远离。比如,去图书馆不带手机,卸载相关的APP,让朋友监督你,重新下载一次罚款一百元,等等。第二,定一个中短期目标。人们的内心就像是空洞,当没有真正热爱的东西可打发闲暇时,低俗的“奶头乐”就会趁虚而入。给自己定个中短期目标,尽可能拆解成每天的小目标,每天进步一点点,建立积极的反馈。即时良好的反馈,更能帮助你坚持做成一件事。第三,发展其他的兴趣。任何会带给我们快感的事物都有潜力让人对其上瘾,如果一种行为是一个人生活中唯一的快感来源,人们就有更大可能对这种行为成瘾。观察身边那些佼佼者,他们不是不喜欢奶头乐,只是他们还有其他上瘾的东西。比如钱、事业、强健的体魄,其他兴趣爱好,等等。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许可能,那些辞藻不过是为我们的念念不忘,找一个能慰藉自己的借口。想想那些你想拥有但从未拥有过的东西,若想拥有就去做些你从未做过的事。

发布日期:2020-8-24 8: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