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散文

母亲与花

华裔网作者:曹国庆
 

 母亲去世三年多了,我还是常常昼思夜想。

母亲在世时,喜欢养花。庭前屋后,到处都是她养殖的绿植、花卉。也怪,无论是草本还是木本,在她的侍弄下,都显得生机勃勃,整的满院春色,花开花落,香气四溢。

这是她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尊重。

来到母亲的坟前,看着整洁的草坪、周围肃穆葱绿的松柏。可是,我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我想在那里种上一棵高大的玉兰树。阳春三月,无叶无绿的树上开满白色的玉兰花,如玉如云,素雅娴静。花瓣丝绸般的柔嫩,就像系上了千万条白色的手绢,呼唤我常常回故乡,闻一闻淡淡的幽香。

我想在那里种上梨树。当梨花开放时,想像母亲在树下,摇车纺线。顽皮的我攀到树上,摇晃枝头。花雨满天飞扬,飘在母亲的身上,飘在纺车上。

我想在那里种满樱花。春雨过后,那遍地的,水滴形的花瓣,就是我想念母亲流下的眼泪。

我想在那里种满牡丹。开放时,雍容华贵,娇俏艳丽的花朵,就像母亲跳广场舞时打开的绸扇。

我还想在那里种满桂花。八月,金桂花开了,翠绿的叶丛中开满了米粒大小的小黄花,好似夜空中点点的繁星。

秋风吹过,送来一缕缕沁人心脾的香气,仿佛又回到母亲的怀中。

在童年,一个夏日的夜晚。母亲抱着我在场院中乘凉。她边摇晃着我,并让我猜迷语:夜里天空一树杏,天明落的光光净(迷底:星星)。

我还想在那里种满银杏。等到初冬,经霜的黄叶,在北风中簌簌飘落,给树下的地面铺上一层金色的地毯。那每一片黄叶,都是我对母亲的思念。挺拔的树杆就是我笔直的身段。

我还想在前面的池塘种满荷花。因为荷花又名莲花,连又是母亲的家姓。

我还想种白色的百合,红色的康乃馨,兰色的勿忘我……来表达我对母亲的感恩和怀念。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绿色代表着生命,花朵体现了新生。

我想说:母亲,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儿子。

我相信物质不灭。

我也相信生命在轮回。

 

发布日期:2020-7-9 9: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