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头条新闻

美国应该看到自己“南非化”的趋势欲走欲热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20206月底,美国连续一周日增新冠病毒感染者超过4万人,特朗普以连任为首要施政目标而不惜掩饰或甩锅疫情,甚至直言核酸检测越多则感染数据越大而蓄意阻止扩大核酸检测范围,以至于美国联邦疾控中心认为其国内新冠病毒感染者早就有几千万人了。福奇更是直言:如果全面核酸检测则美国日增冠病毒感染者将超过10万人!考虑到美国的3亿多人口,超过十分之一的感染率将不可不谓积重难返,至少对年底特朗普的选情会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当地时间629日,美国劳工统计局宣布美国就业人口比例降至52.8%;渣打银行驻纽约北美宏观战略主管史蒂文·英格兰德(Steven Englander)认为,美国4月份已有4200万人失业而失业率达到25.5%左右。如果以日增4万人的传染速度持续到年底且向年轻人扎堆的就业群体蔓延,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将至少超过700万且导致三成以上的失业率。由此推算,特朗普在年底将不得不面对年轻选民中的近三成失业者!当然,病毒传染不可能是匀加速的,但只要特朗普迫于失业率有增无减的压力而不放弃复工政策,美国的疫情就会进一步恶化且越来越向就业人口集中。加之反种族歧视暴乱此起彼伏而屡禁不止,美国的疫情还会加剧而屡创失业率新高,从长远来看则有可能导致美国社会南非化,直至从根本上考验美国政府的国家治理能力,进而危及“灯塔国”价值观笼罩的国际秩序。

何谓“南非化”?一是人口黑化:在黑人土著历来占人口多数的南非,人口黑化本身当然不是大问题,但在特朗普式白人至上主义者治下的美国则不能不激化种族矛盾,进而殃及其他以黑人边缘化为共性的发达经济体,弗洛伊德事件若导致黑人的社会地位乃至人口规模强势反弹则将影响深远。二是贫富冲突:贫富悬殊乃至贫富矛盾在美国、南非等资本主义国家司空见惯,但2020年疫期比“占领xxx运动”更严重的贫富冲突还在“全球化”的路上,直至危及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三是白左独大:冷战后美国“一超”独霸世界而白左在美国两党政治中陷入相对弱势,但弗洛伊德事件后拜登式白左政纲强势反弹且不惜矫枉过正,一旦赢得大选则有可能长期独大而从根本上终结两党均势,进而危及中国、南非等多民族国家占多数的国际社会的民族杂居的和谐共处。四是犯罪猖獗:特朗普上台后奥巴马式控枪令倡议在美国遭到空前反噬,进而将贫富冲突导致的犯罪率加速推高,直至像南非民众那样对犯罪资讯麻木不仁而造就更多的“失败国家”。五是央地对立:从华盛顿州到华盛顿市的各种“自治”闹剧表明,美国、南非等联邦制国家的“领土完整”与“区域自治”之争只会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国家主权”与“民族自决权”之争将危及更多的多民族国家的内部稳定。六是族群隔离:较之于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向贫富对立的族群隔离潜规则的“异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美国特色”族群隔离潜规则被2020年疫情加速放大,进而将资本主义分配不公的马太效应恶果暴露到全世界面前,被疫情强化的布鲁克林贫民窟与曼哈顿富人区的族群隔离会否“全球化”?七是司法空转:弗洛伊德事件导致警察队伍“叛变”而政令难出白宫,民主党主导的国会山则基于两党恶斗传统而对此火上浇油,多党轮流执政较之于南非式长期一党独大更易导致司法系统有令难行。八是民粹泛滥:民粹主义“逆全球化”以2007年陷入次贷危机的美国为起点,在2020年疫期撕裂更多“民主国家”的左右两翼民粹政客票仓,南非那种受益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家迟早会被殃及,“非民主国家”的经济全球化弄潮儿被迫用脚投票而有可能大规模“出口转内销”。

“南非化”的上述八个特征与美国的种族等级制、私有制、多党制、民间贩枪制、联邦制、精英移民制、三权分立制、普选制对应,其中多数是传统制度设计“南非化”的产物,少数不成文的规定则有可能主动“适应”南非政界那种“政治不正确”且变本加厉。人口黑化无疑将是美国社会南非化的首要特征,其他七个特征尽管不是南非的“专利”,但又都在不同程度上与人口黑化相关且未必能有德克勒克那种和平让权。面对美国社会南非化的种种消极影响,中国当然不宜坐等简单粗暴的对号入座,自信“以人民为中心”比特朗普式选票至上更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自信“人类命运共同体”比特朗普式新孤立主义更能代表多数国家的前途,疫期中国的内政外交才有可能更具大国风范之感召力。

南非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因此其人口中有大量的白人,且在南非占有主导地位引导南非经济发展而过着贵族般的生活。但以前南非社会的种族歧视很严重,黑人基本上被压迫在社会底层。直到1994年南非推行种族平等政策,但被压迫已久的黑人转而掠夺白人的财产,导致白人精英群体纷纷逃离南非。侵占白人财产的黑人往往是早已懒惰成性,而且不善于领导发展经济,越来越多的工厂、耕地被荒废,留下来的白人也找不到工作,南非经济急转直下。由于多数白人精英白被排挤,南非的教育、医疗、住房等机构也因管理不善而退步,连老百姓的食品与饮用水也失去了基本保障,南非人均寿命由此而显著下降。没有能力离开南非的白人在财产被掠夺后沦为贫民,而且在黑人不劳而获的恶劣风气影响下也染上了不好的习惯,从而越来越难正常生活,他们也许就是美国白左的未来。

从白人至上到“白人至贱”,南非的今天就是美国的明天进而殃及海外华人的前途?《北京人在纽约》的热播曾一度让中国的移民热退烧,2020年疫情“全球化”加经济大萧条再加反种族歧视暴乱会否引起更大一波移民退潮?疫情将是最大的变量,尽管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日之前控制住疫情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人口调查局曾测算,2060年前后美国的有色人种将在规模上超过白人,其中拉丁裔增速最快而有可能将美国变成第二个墨西哥。人口黑化与人口拉丁化之争当然不是问题的重点,特朗普式白人至上主义还能挺多久才是要害,2020年美国大选无疑将是一个风向标。无论2020年后谁能入主白宫,后疫情时代的美国走向“南非+墨西哥+苏联”的国家形态从长远来看将是大概率事件。白左作秀的矫枉过正将让美国付出越来越大的国家治理成本,除非民主党能尽快恢复理智而从“白人至贱”的不归路上浪子回头,否则其代价还将“全球化”。

当然,从南非到墨西哥再到苏联的国情都各有特色而不可能被美国简单复制,但这三个国家的社会形态的共性或可兼容之处拼接起来更有可能是美国的演变方向。弗洛伊德事件导致的黑人暴乱越来越加入了其他有色人种乃至白左,从而预示着美国以南非模式为基础加入墨西哥与苏联两大因素的社会走势。历史教训殷鉴不远,拜登不可能是德克勒克第二,更不可能是戈尔巴乔夫第二。即便民主党在特朗普之后能长期执政,其执政模式也顶多能让列宁与曼德拉“合体”。至于黑人未来的命运,最近美国高校的逆向种族歧视似乎进一步掩盖了黑人智商等敏感话题,打着“反种族歧视”的招牌打砸抢烧浑水摸鱼的群体犯罪有可能瓦解“美国梦”的个人奋斗价值观,直至美国越来越像南非那样失控。即便特朗普能连任四年,在美国朝野两党建制派的掣肘下也不可能久远法西斯化。

美国社会南非化的国际影响更值得中国警惕,考虑到后疫情时代美国白左短期反弹难挡以苏联模式应对国内少数民族的长期政策走势,中国不能不改“反对双重标准”的基本思路而对后疫情时代的民族政策刻舟求剑,对“港独”、“台独”的反击更要根据美国反暴乱政策的经验教训随机应变。在二胎政策、混改制、协商民主、反恐维稳、区域自治、城市化、司法独立、对外开放等方面,中国要对南非、墨西哥乃至苏联等国家治理模式辩证扬弃且拿捏好政策调整弹性。

(题目稍加改动,如有异议联系,即可删除。)

发布日期:2020-7-8 8:4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