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热评头条

中美两国的利己主义博弈哪个更“精致”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大国利己主义博弈显然是一个有挑战“政治正确”之嫌的话题,但基于“国家利益至上”的国际共识的利己主义外交至少是有“政治正确”的既定成分的,特朗普甚至籍此进而公然喊出“美国优先”的外交口号,若不合理选票何来?当然,国与国之间的利己主义外交程度不同而有谁是“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之分。比拼中美两国哪个是“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至少要从新中国成立说起。

新中国第一代外交掌门人无疑是周恩来,彼时美国外交掌门人是艾奇逊,二者的外交博弈何以体现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至上”之程度与高低?也许私德与公德能冰火两重天,公而忘私或以私废公都是有可能的,细比之后呢?

周恩来式外交的成就、风格与遗憾早已没有多少秘密可言,下面仅以其外交生涯最后一年某一天的日程安排为例窥斑知豹并期待“以人为鉴知得失”。

1974年,周恩来因病情恶化住进医院,其总理办公桌上的台历定格于326日。当天台历上的工作安排是:下午3时起床;下午4时与尼雷尔会谈(五楼);晚7时陪餐;晚10时政治局会议;晨2时半约民航局同志开会;晨7时办公;中午12时去东郊迎接西哈努克亲王与王后;下午2时休息……从26日下午3点到27日下午2点,整整23个小时不能合眼,彼时周恩来已是76岁高龄且癌症缠身,但这样的日程安排在其漫长的外交生涯中并不少见。比如197133日邓颖超写给周恩来的一张小条:“恩来,你从昨天下午6时起床,到今天晚上12时睡的话,就达30小时,万望你不可大意才是!!这是出于全局,为了大局的忠言,虽知逆耳,迫于责任,不得不写数行给你,你应善自为之。小超于晚10时”。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曾总结其立下的十一条家规:在外面不要讲与他的亲属关系,要做一个普通学生、普通劳动者;不能因为他是国家总理就有任何的特权思想,更不能要求有什么特殊照顾,不论上学、读书、工作与生活都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依赖家庭,要自我奋斗,革命要靠自己,注意培养自己的自主能力,防止产生对家庭的依赖思想;要充分认识我们的封建没落家庭思想观念对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选择学业、工作都要从国家利益出发,以国家的需要为标准,尽量到基层、到边疆、到最艰苦的地方;要艰苦朴素,刻苦工作,不能讲吃讲穿,更不能追名逐利;想起几十年以来牺牲了那么多的战友与同志,我们没有权利不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不能在伯父伯母这里解决家庭以外的任何事;中南海周末有电影、晚会什么的,自家晚辈不能随便去,如果是周六能,如果是周日,就得回学校上晚自习,一定要回去,养成遵守纪律的好习惯;教育兄弟姐妹之间要相互帮助,我们兄妹都参加工作以后,有的弟弟妹妹上山下乡时间长了,条件非常艰苦,要有一些资助,伯母就让我们兄弟姐妹互相帮助;要求晚婚晚育,在择偶上要考虑到志向是一致的,人品是主要的,其他是次要的;对秘书与工作人员要有礼貌,主动打招呼;不能专程到北京来看他……在私德方面,周恩来是一个绝对的、精致的不利己主义者,这不是溜须,而且没必要靠这个投机政坛。延伸到公德领域,周恩来一生从不争功诿过,关键时刻总是能力挽狂澜,功成名就之后又能急流勇退,抑或甘当配角甘为人梯。他以自己坚定的党性与人格消除了党的几次危机,维护了党的团结与外交领域的大局。只要组织需要,周恩来啥工作都能干,简直是个千手观音。首先是真刀真枪的事,比如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八一南昌起义、反围剿、万里长征、三大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他既是指挥者又是执行者。周恩来还是中国第一个现代情报系统的鼻祖,中央特科就是他一手打造的,比中统、军统都早,最后把国民党渗透成了筛子,他自己还深入虎穴,长期驻扎在国统区负责生死未卜的工作。没有这张情报网,新中国历史极有可能被改写。解放后周恩来更像个大管家:政治工作、经济工作、文化工作、外交工作......文革期间上下周旋,尽其所能保护干部,在夹缝中委曲求全,鞠躬尽瘁,尤其是成了外交部门救火队长。红卫兵要揪斗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周恩来苦苦劝说无效之后大吼:“我就站在大会堂门口,看你们从我身上踩过去!”正是因为周恩来的力挽狂澜,文革期间的中国外交有惊无险,尤其是对美外交的重大转折,在文革期间极左思潮的冲击下并未波及文革后的中美建交。

相比之下,迪安·艾奇逊则是一个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艾奇逊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基督教徒,所以他从小就受到者古板的英国传统教育与开放式的美国教育的“夹击”,这种混合式教育反而促成了他以后的古板冷酷与老练多谋。幼年时艾奇逊在马萨诸塞州的格罗顿学校接受预备教育,毕业后在主干线铁路(今加拿大国家铁路)的工程队找到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磨练了他冷酷傲慢的性格。1915年、1918年分别从耶鲁大学、哈佛大学获得文学、法学学士学位,赶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末班车在海军服役了不到半年。战后到华盛顿开始律师生涯,通过“柯文顿·柏林与鲁不利”律师事务所投靠摩根财团投机民主党的政治活动,进而结识杜鲁门并与之保持了秘而不宣的特殊关系。杜鲁门出任总统后艾奇逊“鸡犬升天”且赶上朝鲜战争与印度支那反法战争,他的反共立场也由此而臭名昭著。但就是这样一个铁杆反共分子,在以约瑟夫·麦卡锡为首极右翼分子眼中也成了共产党的代理人。冷战初期,美国的国务院弥漫着反共产主义之风与对共产主义渗透的恐惧。在追究“谁丢掉了中国”这一问题上,美国学术界几乎所有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被打成了赤色间谍。艾奇逊对此类极右翼分子的捕风捉影辛辣反击,努力维护国务院的正常运作,但其本人也因此而差点沦为美国版文革(麦卡锡主义)批斗的陈毅,彼时杜鲁门的幕后角色则类似于毛泽东。

周恩来当年说过的很多话对于时下的中国青年一代仍然具有穿越时空的意义:青年人没有不栽几个跟头的,没有不碰几个钉子的,但碰了钉子以后不要气馁;中国人几乎占世界人口的1/4,这样大的国家如果在文化上不能对世界有所贡献,经济上不能有较快的发展,那我们就对不住世界人民,也对不住我们的祖宗;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我们两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在中美两国政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这种分歧不应妨碍中美两国在互相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更不应导致战争;今天的现实是不够美满的,但美满的现实是要我们大家共同去创造的;只有忠实于事实,才能忠实于真理;畏惧错误就是毁灭进步,遮掩错误就是躲避真理;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最老实的人,因为只是老实人才能经得事实与历史的考验;我们国家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应与群众同甘苦、共命运,如果图享受、怕艰苦,甚至走后门、特殊化,那是会引起群众公愤的;要大家讲真话,首先要领导上喜欢听真话,反对说假话……

当今中国的青年一代接受的又是什么样的教育?下面以2019年清华大学教授苏亦工的毕业典礼演讲为例窥斑知豹:……你们能走进清华园,是凭着自己的优秀呢,还是凭着幸运?抑或二者兼有呢?但愿你们心里都能有点儿数。如果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的话,以后难免会碰壁的,幸运之神不可能永远站在你这边。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聪明人,但据说这世界上的蠢事都是聪明人干出来的。《红楼梦》里的王熙凤“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整天靠甩小聪明过日子是走不了多远的!“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刚开始做事很有条理的,不过巧智而已。但能从头到尾都做得很有条理,最终能成就一番事业的,那可就是圣人了,圣人的事业靠投机取巧是不行的。看着你们即将离校走向各自的未来,担心你们还太年轻,太单薄,太脆弱,能不能应付得了当今这个险恶冷漠,复杂而又多变的世界?我带过一个学生,周围的老师与同学都夸她智商高,她自己也以为自己聪明绝顶。只有我这个导师说她傻,简直是傻气四溢。你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那只有随她去了。毕竟以后的路要靠她自己走,走得怎么样,只有凭她个人的造化了。这样的学生,有一定的普遍性。有些同学,人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但就是做事不通情理。是何原因造成的呢?应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尤其是法学教育……一套经过汉译的西方话语体系,是全套的西方概念、制度、价值观与文化背景的迻译。有位部门法博士生说他感觉自己的文化祖国是德国,顺此类推,宪法的博士生可能会觉得他们的文化祖国是美国,有的专业可能觉得他的文化祖国是英国、法国、日本,如此等等。难道我们多年来处心积虑的教育就是要把你们培养成黄皮白心的香蕉吗?就是要把你们培养成会说中国话但连自己的文化祖国都忘却了的西方人吗?这样的教育与学习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西方文化有两个基本特征:功利主义与斗争哲学,法学应就是西方文化这两个特征的最集中体现。西方法学上所说的权利,说穿了就是财产利益与能折算成财产的利益,但西方的功利主义又是与个人主义捆绑在一起的。西方人鼓吹的斗争哲学通常都带有浓厚的暴力色彩,这样为自身利益而拼命斗争的学说体系经过中国法学教师群体的概念化、教条化的理解或曲解并传授给你们,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钱理群说过:如今中国大学教育培养出来的是一群“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应包括我们这些教过你们的老师们吧?这就是一开始我就声明我不代表本院教师的用意所在,你们这些年来学到的西方知识体系与你们即将面对的中国社会是格格不入、完全脱节的,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最大忧虑所在!如此说来,你们的所学岂不是全都白费了吗?那倒也不至于。你们毕竟还是中国人,你们就生活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活在中国人的社会中。只要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认真解读人生的这本大书,解读中国社会与中国文化的这本大书,一旦当你们真正读懂了人生与社会文化这两本大书时,你们就会脱胎换骨,获得新生。傲气、洋气、娇气与俗气,你们身上有没有这四股气?自己掂量去吧,不用跟我来争!学习最要紧的是明理,“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做事不成,要找自己的原因,而不是埋怨别人,更不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不能要求别人与你相向而行,要求别人配合你,跟你合作,甚至连梦都要求别人做得跟你一样,那是强加于人。什么事儿都不能强求,更不能靠暴力压服。强扭的瓜不甜!《霸王别姬》里有一句台词:一个是从一而终,一个是“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做事要一以贯之,善始善终;做人要相信自己、依靠自己,成全自己,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受过教育、有一定知识技能并有一定道德操守才是君子,无论在朝在野,无论在上位在下位,无论为官、为商、为学、为民,无论走到哪里,都应给、也都能给他所到之处带去一股清新、和谐、高雅的气象……

苏先生呼吁毕业生们走出校园之前仔细掂量自己身上的习气,为什么原本聪明好学的名校高材生做事却常常不通情理?为什么经受了域外法律知识的洗礼却往往不适应中国社会?他认为,在个人主义、功利主义的西学话语影响下,不仅是一些学生,很多老师也成了大学里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如果不洗脱身上的傲气、洋气、娇气、俗气则奢谈投身高尚事业。苏先生是不是危言耸听了?不仅是法学专业,外语专业、经济学专业等涉外较深的高等教育也是半斤八两,更不用说外交学专业培养的资中筠、吴建民等升级版“翻译官”首鼠两端了。芮成钢之类一度走秀国际媒体的“优等生”锒铛入狱,蓬佩奥又能好到哪里去?

如果把中美两国名校教育放在一起比较,你会发现中美两国的精英教育都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路上越走越远了。201470%的哈佛学生把简历投到了华尔街的金融公司与麦卡锡等咨询公司,而在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更有50%的哈佛学生直接去了华尔街工作。对比之下,选择政府与政治相关工作的只有3.5%。金融与咨询,这两种职业的共同点是工资很高,写在简历里很好看,而且不管你之前学的是什么专业都能去做。事实上这些公司也不在乎你学了什么,他们只要求你出身名校、聪明能干。别人怎么要求,他们就怎么反应。不敢冒险,互相模仿。一群一群的都往同样的方向走。这不就是绵羊吗?常春藤的本质:逼着孩子装贵族。既然是绵羊,那就好办了。中国学生也许不擅长当超级英雄,当个绵羊还是非常擅长的。你只要使用“虎妈”式的训练法,甭管钢琴还是大提琴,你要什么经验值,我就给你什么经验值,不就行了吗?如果说中国教育的特点是分数至上,现在美国教育不也是讲“履历至上”吗?美国名校难道不应迅速被华人学生占领吗?并没有。华裔学生Michael Wang2230分的SAT成绩(超过99%的考生),4.67GPA,全班第二,13AP课程,而且还“参加了国家的英语演讲与辩论比赛,数学竞赛,会弹钢琴,在2008年奥巴马总统就职典礼上参加合唱团的合唱”,却在申请7所常青藤大学与斯坦福大学时,被除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外的所有学校拒绝。华人,乃至整个亚裔群体,哪怕是成绩再好,文体项目再多,你要求的我都会,还是经常被常青藤大学挡在门外——很多人认为这是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其实,他们根本没明白常春藤大学的本质。常青藤本来就是美国上层社会子弟上大学的地方,现在常春藤录取新生既重视考试成绩也要求体育等“素质”,但这些所谓“素质教育”,本质上,已不是真正为了培养品格,而是为了确保精英子弟的录取比例。并非所有“素质”都有助于你被名校录取,你需要的是有贵族气质的且必须是美式传统精英阶层的素质。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应练吉他而应练大提琴,不应练武术而应练击剑;你要在面试时表现出良好教养,最好持有名人的推荐信;你光参加过学生社团还不够,你必须曾经是某个社团的领袖;你参加社区服务决不能像北京奥运志愿者那样一副三生有幸的表情,而应使用亲切屈尊的姿态。这些事儿普通人家的孩子很难做到。如果你不是贵族,所有这些素质教育的要求,都是逼着你假装贵族。这样说来,既然是为精英阶层服务,那肯定要严格要求精心培育,把大学生培养成真正的未来领袖吧?《优秀的绵羊》一书却告诉我们,现在名校其实并不重视学生教育,据德雷谢维奇教授在耶鲁亲眼所见,只要你是靠家庭特权进来的,哪怕你遭遇最大的学业失败,哪怕你抄袭,哪怕你威胁同学的人身安全,你都不会被开除。如果名校不关心教育,那么它们关心什么呢?是声望,更确切的说,是资金。在现代大学里,教授的最重要任务是搞科研,而不是搞教学,因为好的研究成果不但能提升学校声望,还能带来更多科研拨款。在这方面,中美大学并无不同,讲课好的教授并不受校方重视。但大学最重视的还不是基础科研,而是能直接带来利润的应用科研。德雷谢维奇教授说,名校在这方面的贪婪与短视程度,连与之合作的公司都看不过去了。校友捐赠,是名校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哈佛正是凭借几百亿美元的校友捐赠基金成为世界最富大学。我们前面说过哈佛大部分学生去了华尔街与咨询公司,其实这正是大学希望你从事的工作。你将来想当个教授或社会活动家?学校未必以你为荣。大学最希望你好好赚钱,将来给母校捐款。美国名校找到了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在这个模式里最重要的东西是排名、科研、录取与校友捐款,教学根本不在此列。德雷谢维奇教授高兴地说,他有好几个学生最终决定放弃华尔街工作,宁可拿低薪为理想而活。这个世界分工再细、专业化程度再高也不能靠绵羊运行,何况绵羊的生活其实并不都是愉快的?!

后疫情时代中国外交将在大国博弈中取得胜利,灯塔国的灯塔即将熄灭,这一点现在甚至连我们的对手也有类似预判了。历史上修前朝史都是新王朝的一件大事,为的是时时警惕、吸取教训,但我们不能步那种大国的后尘,续写“大国政治的悲剧”,它们都在等着看后来者继续掉坑。高处不胜寒,越是快要登顶,不可测因素就会越多,亲临者就越是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复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疫情加速的美国衰落至少有七大教训:教训之一:国家机器,沦为工具。必须节制资本,是华夏中国几千年政治实践得出的真理!绝不能让资本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国家成为资本集团的牟利工具。教训之二:立国地基,有悖于道。几十年来的新自由主义灌输与洗脑,以及美国虚幻的“强大”榜样,很多中国人也信奉这两样东西,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相信,比美国人还信。有位朋友走遍了很多国家,发现世界上最崇拜美国这套体系的就是中国人,甚至一些欠发达国家的人,对美国弊病看得都比我们透。这是值得警惕的!反洗脑任重道远!教训之三:成也美元,败也美元。现在不少人不知是坏还是蠢,鼓吹人民币国际化要走美元之路,因为他们依然认为美元霸权是如此“成功”,牢不可破。中国唯一可能的颠覆性错误就是走美元之路,跟美国一块去玩金融游戏。只要不玩那个金融游戏,不上它的贼船,我们一定赢。教训之四:过度扩张,透支国力。未来,中国也要警惕这种蹩脚的战略家与外部的忽悠。教训之五:分配失衡,社会撕裂。无论什么国家,无论什么制度,二次分配是否公平正义、阶层流动是否通畅是极其重要与关键的指标。如果这个通道越来越宽,那就大有前途;如果越来越窄,那就衰落将至。教训之六:媒体失序,舆论失控。在我们的网络上,爱国曾一度被嘲笑、被围攻、被丑化,是被一些人刻意为之的。造谣的几万几十万转发,辟谣的几百转发,也是被操纵的,因为话语权在人家手里。须知,话语权能制造事实,能制造是非标准,能谣翻一个国家。事实证明,舆论战如果动员起广大爱国民众,以人民战争的形式,就能快速、有力的打击对手。但前提是爱国声音要有自己的平台或说国家支持的平台,否则容易被打压。教训之七:移民社会,利空则散。我们坚决不能走美国的路,移民过多则隐患无穷,绝不能对移民开无原则“超国民待遇”口子。移民社会解决不了美国那种问题,所以要谨慎移民。万事都有规律,这就是道;不循道而行,尽管一时风光,但终究要覆亡。美国建国后一直是悖道而行以邻为壑利己主义的,相比之下当今中国有多少此类“美国病”?

《天道》认为世上有两种文化,一是启迪人心灵,解放人灵魂,看透事物本质,遵循自然规律的强势文化;二是满足人们欲望,服务于人们内心,易学易懂易用的弱势文化。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要不断的更新与完善来适应并指导与修正社会的发展,我们应对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现在出现一种现象是对传统文化变成了取其糟粕。在主流文化圈以及主流意识中依然是取其精华,针对大多数普通百姓的宣传媒介中却在传播与灌输着满足人们欲望的价值观。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不可避免的受到西方文化的渗入,这不仅给中国带来了快速的发展当然也影响了几代人的观念,尤其是对90一代人的影响让我们看到了可怕的一面。西方文化崇拜自由与个人主义,在此次疫情中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表现我们有目共睹,而作为世界老大的美国目前的状态真是把西方文化与制度表现的淋漓尽致。中国人一直在讲,中国几千年里从来没有过真正的自由,人民一直处在被压迫的状态,在西方文化送来民主、自由时那必将成为中国人的“救世主”。我们不反对民主与自由,但西方文化下的民主与自由并不是社会发展的万能丹,而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并不是一文不值。现在中国的剩女越来越多,不是因为女性太优秀,而是因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越来越多了,不是女对男狗眼看人低就是男对女狗眼看人低。此次疫情期间小留学生事件、外籍华人大闹事件以及中国公知等再次刷新了我们的认知,崇拜西方文化的并抛弃祖国的人在疫情中的丑恶嘴脸真的让人不忍直视,这就是西方文化熏陶下的人吗?我们不反对任何文化,中华文化的包容性我想应是世界上最强的。单美国企图通过文化入侵颠覆一个国家,我们必将斗争到底,不论是民国时期为了救中国提出完全西化还是现在为了迎合西方世界去西化都是不可取的。苏联作为二次世界大战后两个超级大国之一在与美国斗法半个世纪后落入西化陷阱最后导致解体,现在的俄罗斯依然没有缓过来。所以西化只有死路一条,在西方文化中没有共赢的基因。西方的个人主义下只有零和博弈,所以不要想着妥协与他们成为一家人,除非你消失。这就是为何美国种族歧视这样的严重,黑人从黑人贸易开始到现在在美国已生存了200多年,经历了多少代依然被歧视被无辜杀害,而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想短时间内成为它们中的一员你觉得西方世界会真正的相信与接纳你吗?鸦片战争以及二次大战已证明不可能,但西方文化作为《天道》中所讲的弱势文化易学易懂易用,所以在中国的传播并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很深。无论传媒还是教育都已深受影响,在网络媒介还是电影、综艺等都在传播这满足人们欲望与喜好的东西,而代表国家未来的教育变成了分数,缺少了育人的功能。大学成了“工厂”,三观的塑造、人格的培养、事物辩证逻辑思维能力建设都流于形式成为大家的必逃课。清朝末年民国时期中国是何等的贫弱,但其留美小学生中46人回国40人,而反观现在的中国,近二十年在硅谷的清华毕业生有二十余万,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选择,但中国人的那种家国情怀哪去了?中国人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志向哪去了?有国才有家的信念哪去了?难道不是学校教育之错,为何如此高等学府培养了如此之多的利己主义者?这难道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缺失,难道不是西方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侵蚀、对中国人的毒害吗?可能会有人说每个人追求自己的价值与幸福的权利,国内没有相应的条件来实现自己的价值。但看看现在的世界形势,中国已是美国的第一战略对手,未来的中美关系将更加困难。最近有一则新闻讲在美国的抗议暴力示威中一家中国裔移民被暴力伤害,中国大量的美国留学生成了美国政府要挟中国政府的砝码,很多海外华裔、华侨、华人说祖国的强大能带给自己在外的底气。但在中国处处受打压且没有一心想扼杀中国的科技未来时,那些在美国帮凶的风险真的能得到西方人的认可吗?作为移民,你所得到的是他们所能给你的,但你永远别想融入上流社会,而这种尊重只有国家才能给你。在这个铜臭味弥漫的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沿着弱势文化的指引干着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事,个人至上与毒鸡汤的双重作用下毒害了一代代人。道德的沦丧、毫不知耻反以为荣的对金钱的追逐、高离婚率、低婚姻率与低生育率下,归根结底皆始于思想上的自我颠覆,更是西方个人主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公然颠覆。

在此等文化氛围中振兴中国传统文化何其难?精致的利己主义必将毒害社会侵蚀文化,还可能受人摆布,香港之乱的根本原因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被西方国家利用搞乱的香港社会。中国教育界应从主流价值观宣传、教育与立法上振兴传统文化,让各色利己主义与个人主义被中华文化充分包容、逐步同化。

发布日期:2020-7-14 8: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