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民族风情

莫斯科不相信口罩让俄罗斯新冠病毒更猖狂

华裔网作者:转载
 

 编辑按:有在俄罗斯的亲人,是中国华裔更为关切的事;流言甚多,莫衷一是,总想全面知道一下俄罗斯防疫情况真实的一面。大量中国华裔商人回国,是什么原因,俄罗斯几个主要城市的防疫状况如何,这都是有亲人在俄罗斯的人要问要知道的内容。为此,看看这篇相对靠谱的文章,给大家做一参考和释怀。

“大量华商回中国,也给莫斯科当地政府敲响了警钟,他们之所以要回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莫斯科在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上不到位。”

中新经纬客户端414日电(常涛 实习生郎竞宁)329日,正在莫斯科家中隔离的王晓然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图片中他的“老妈”正为他剪头发。他写道:理发店是莫斯科首批强制关闭禁止营业的公共场所之一,平生头一次在浴缸里理发,以后每个月可以省700卢布(67.5)

王晓然的身份是俄罗斯中国总商会副秘书长,截至414日,他已在家隔离了18天。413日,他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相较于担心自身被感染,俄罗斯民众更担心疫情给经济带来巨大损失,而劝服他们全部戴上口罩,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正面临着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暴增的严峻挑战。412日,上海卫健委通报,一架从莫斯科飞往上海的204人航班,检测出了60例确诊病例。“根据各方传递的信息,他们觉得俄罗斯防疫措施落实不到位,缺少安全感。”王晓然对于那些此刻选择回中国的华商表示理解。而居住在圣彼得堡的俄中商务园总裁陈志刚,亦表达了相似观点。

“俄罗斯民众的抗疫态度让我惊讶”

3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宣布328日至45日全国放假,并号召民众保持纪律性和责任感,不要离开居所,以防止新冠病毒在俄境内大规模传播。

不过,疫情并未随防控措施的出台而停下脚步。327日,俄罗斯确诊病例突破1000例,全俄88个联邦主体中的58个都已有感染者出现。此后,俄罗斯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峻,新增确诊数持续上涨。

42日,普京再次通过电视直播向全国发表讲话,他表示莫斯科目前未能扭转新冠病毒疫情,决定将带薪休假期限延长到430日。

确诊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俄罗斯防疫指挥部413日通报称,俄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一日之内新增2558例,累计增至18328例。

有分析数据显示,全俄的确诊病例60%都是输入型病例,多数为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欧洲疫情严重国家的回国公民,而莫斯科作为俄境内重要的交通枢纽首当其冲。413日,莫斯科新增1355例,累计确诊达到11513例,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除了输入型病例,俄罗斯居民对前期抗疫政策的态度也成为疫情蔓延的重要“推手”。俄卫生部传染病专家叶莲娜马琳尼科娃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俄罗斯的病例增长飞速,与很多人不遵守自我隔离规定有关。

在王晓然看来,相较于担心自身被感染,俄罗斯民众更担心疫情给经济带来巨大损失。他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这个民族可能习惯了经受苦难和麻烦,他们面对疫情泰然处之的态度让我感到惊讶。我们华人群体非常在意此次疫情,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提前做好防护措施和储备隔离期所需的生活用品,但俄罗斯人压根没有反应。”

为应对疫情继续扩散,最新的政策是,413日,莫斯科推出数字通行证制度,从15日起任何出行都必须要有数字通行证。

据俄罗斯招聘网站SuperJob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俄罗斯人认为,为应对新冠疫情,国家必须延长隔离时间。32%的受访者反对延长隔离,另有22%的人“难以回答”。

王晓然表示:“隔离意味着自由受到限制,势必会影响一部分生活权利,但现在他们也不得不遵守,因为政府部门已经行动起来了。这其实是对前期防控措施的加强。现在民众上街必须要有通行证,街道执勤警察数量也在增加,就算是出门遛狗,也必须在离家100米范围内。如果不遵守,不仅会被罚款,而且会被强制送回家。”

相较于莫斯科,圣彼得堡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412日,莫斯科新增1306 例时,圣彼得堡新增仅69例。

陈志刚413日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电话采访时表示,前期俄罗斯各州采取的防控措施力度不均衡,绝大多数都是口头上、形式上比较严格,但实际落实比较松散。对于疫情,俄罗斯民众普遍存在心理是不重视。“官员有恐惧心理,老百姓反而没(恐惧)这个概念。俄罗斯328日进入隔离,但你依然能看到车水马龙的景象。”

在莫斯科,戴口罩=我是病人

王晓然表示,虽然政府防疫措施在升级,但在莫斯科,想要劝服大多数当地民众戴上口罩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在当地俄罗斯民众的观念里,佩戴口罩不是为了自我防护,而是在向周围人宣告,我是一个病人。因此没有感染症状的人,特别是在公共场所,是不会选择佩戴口罩的。”王晓然说,“这种做好自我防护的观念,很难深入当地人心中去。但华人群体对戴口罩很重视,我们内部一直在说,不要怕遭到当地人歧视,一定要对自己负责,这可能就是观念上的差异,很难搞定。”

陈志刚在圣彼得堡也有同样的体会。“街上戴口罩的人极少,20%都不到。这其实是个观念问题。在俄罗斯,两个人见面,如果其中一人戴着口罩,戴口罩的这个人反而会有些不好意思。戴口罩本身是很简单的事,但在现实生活中,想要劝说你的俄罗斯朋友戴上口很难做到,戴起口罩就好像自己很怕死一样。”

“我很理解此刻回中国的华商”

王晓然透露,前一阵子,他同事们接到了国内户口所在社区打来的电话,询问他们在俄的情况以及近期是否有回中国计划,并劝说他们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暂时不要回中国。

王晓然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其实我们大多数在俄华人态度相似,一是响应祖()国号召,二是不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事实上,目前中国国内正面临着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暴增的严峻挑战。

412日,全国新增98例境外输入病例中至少有93例来自俄罗斯,占比超9成。4130-24时,黑龙江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79(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65),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

据媒体报道,上述确诊60例的航班上,基本都是华商,且多来自莫斯科的两个华商聚集的大市场,柳布林诺市场、萨达沃市场。

对于此时选择归国的华商,王晓然谈到的最多一个词就是“理解”。

“当地居民不喜欢戴口罩,如果民众不提高防范意识,国家再重视,也防止不了病毒的传播,这种情况下,有人产生恐慌情绪,对俄罗斯这边医疗资源准备是否充足产生了怀疑,再加上国内亲人不断催促,选择回中国,可以理解,但不提倡,也不支持。”王晓然说。

而为何确诊的归国华商多出自这两大市场,王晓然也进行了分析,“这两个市场是莫斯科华商聚集地,是国内生产的轻工业产品销售到俄罗斯各地的主要平台。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圈子,爱抱团、爱扎堆,容易跟风。再加上他们对一些不确定因素而产生的恐慌感,很容易出现一个人说要回中国,很多人可能就跟着回来的情况。”

陈志刚也向中新经纬客户端介绍,这两个市场主要做服装鞋帽、食品等批发生意,华商聚集确实比较严重,的确防不胜防。“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两个市场的感染情况确实比较严重,要知道他们之前有不少人住的是集体宿舍,莫斯科政府心里应该有数,这些回中国的华商心里也很清楚,从他们回中国的装束就能看出来,全副武装。几乎达到一线医护人员的标准。甚至有些是有症状才选择回去的。”

陈志刚表示,大量华商回中国,也给莫斯科当地政府敲响了警钟,他们之所以要回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莫斯科在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上不到位,力度不够,而国内医疗条件相对好一些,应该理解他们的选择。

目前在圣彼得堡,华商选择回中国的很少。陈志刚解释,这是因为,圣彼得堡的华商、华侨基本都散居在社区内,经过几十年时间的推移,他们和当地社会融入比较深。他们中很少像莫斯科的华商一样,聚集在某一个商业网点或批发基地,这种聚集的地区独立生存能力比较差,这也是莫斯科华商的特殊性。“在圣彼得堡,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回去反而添乱,不如在这边稳稳当当坐下来。”陈志刚说。

遴选来自中新经纬APP,版权归中新经纬APP所有,题目稍有改动,不妥联系,即刻删除。)

 
发布日期:2020-4-15 8: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