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图文聚合

著名《自然》刊物三天道歉不严谨行为

华裔网作者:长安观察
 

 

编辑按:人非圣贤,岂能无过?关键是有过,敢于面对过,承认过,能改过,这才是人们最为敬仰和崇尚的一个,有血有肉的接地气“人者——仁者也!”

《自然》杂志是一份在学术界享有盛誉的国际综合性科学周刊。杂志以报道科学世界中的重大发现、重要突破为使命,要求科研成果新颖。

缩写全名:NATURE /natureISSN:0028-08361476-4687(电子版ISSN);被收录情况:Science Citation Index  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  Current Contents - Agriculture, Biology & Environmental Sciences  Current Contents - Life Sciences  Current Contents - Physical, Chemical & Earth Sciences  Zoological Record  BIOSIS Previews  CiteScore分区:所属分类:General Medicine分区Q1[9/1549][Top];所属分类:Multidisciplinary分区Q1[1/98][Top];出版周期:WeeklyIF变化趋势:CiteScore指数:14.38 (2015年度);出版社或管理机构:杂志由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出版或管理。 ISSN:0028-0836。杂志简介/稿件收录要求:Publishes papers from any area of science with great potential impact.

办刊宗旨是"将科学发现的重要结果介绍给公众,让公众尽早知道全世界自然知识的每一分支中取得的所有进展"。《Nature》杂志每星期在全世界发行6万份,大约四分之一发行到图书馆和研究机构。

英国著名杂志《自然》(Nature)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科学杂志之一。杂志以报道科学世界中的重大发现、重要突破为使命,要求科研成果新颖。

被引次数及影响因子:在为数众多的综合性科学期刊中,《自然》杂志被引用的次数名列世界第一。根据2010年期刊引用报告(汤森路透集团2011年提供),《自然》杂志的影响 因子为36.101。影响因子是汤森路透集团(美国费城)提供的一个期刊评价指标,计算方法是期刊前两年发表的论文在统计当年被引用的总次数除以该期刊在 前两年内发表的论文总数。

《自然》杂志每周发表经过完善同行评审的研究。《自然》杂志的编辑是基于论文的独创性、重要性、跨学科性、及时性、易理解性和结论性等方面作出决定。《自然》杂志同时也提供及时、具权威性和有深度的新闻,以及对科学、科学家和大众有影响力的专题和未来趋势分析。

《自然》杂志的使命:首先,通过迅速发表各科学领域的重大进展为科学家服务,并提供一个报告和讨论科学新闻和科学问题的论坛。其次,确保科学成果快速传播到世界各地以使它们在学术研究、社会文化和日常生活方面产生重要影响。《自然》杂志的使命(original mission statement)最初发表于18691111日。

《自然》杂志的历史:自然杂志(nature)1869114日首次出版,该杂志被评为世界上最跨学科的科学期刊。它拥有非常广泛的科学领域的原创研究文章发布。能在该杂志里发布的文章都是国际知名研究领域的文章。

1970年,自然杂志首先在华盛顿开设办事处,之后其他分行分别于:1985年纽约、1987年东京和慕尼黑、1989年巴黎、2001年旧金山、2004年波士顿、2005年香港。

20世纪80年,杂志扩大业务范围,推出超过10个新的期刊。这些新的期刊,包括自然研究期刊、斯托克顿新闻专业期刊和麦克米伦参考(更名为NPG参考)等。

《自然》杂志目前支持两个奖项。一项是由《自然》杂志运营的"自然科学恩师奖",用以奖励那些在指导年轻科学家方面有杰出贡献的主要科学家。另外一项是由《自然》杂志支持的"艾本德欧洲青年研究者奖",由一个独立的科学小组每年挑选一位年轻的科学家进行奖励。

例数《自然》这累累学果,我知道《自然》感觉自己曾经在自己刊物发表不恰当言论,把新冠病毒和中国与武汉连接起来,多么的有愧于自己一个多少年的科学坚守,不是一天、两天忠诚于科学的追求努力和奋斗,才能有今天所积累的权威和名声!不仅自己连续三天的真诚道歉,并言由心生地大喝一声:“停止新冠病毒的污名化!”

实事求是,才能够《自然》;还《自然》的本来面目,是保护和维护《自然》在人们心中的崇尚和敬仰,必须向中国道歉,必须向中国的武汉道歉,他们是最先的受害者和受难者,作为一个世界响当当,有铮铮铁骨的《自然》,如不面对中国华裔说出自己心中的忏悔,自己以后还如何《自然》,能够《自然》,《自然》得了吗?

总归这场挑战人类命运的新冠病毒,在不停地肆虐着人类。中国华裔不惜人力、物力、财力集中精兵强将,向病毒发起了第一枪,把新冠病毒扼死围歼在武汉;全国围追截堵,层层设防布控;全民参战,上下一条心,竭力保障、保证中国华裔不受新冠病毒肆虐和残害,受到攻击的中国华裔,争分夺秒地为他们减少痛苦、尽量不能失去生命、早日恢复健康等等,谁也抹杀不了的事实在那放着;中国疫情稍有好转,中国华裔不忘回报支持自己的国家和朋友,医疗物质,医疗科技人员马不停蹄奔赴世界各国疫情战场,和他国朋友一块战斗;还有远程医疗交流指导,频频在线、连线……

世界人民都在看着,《自然》再不《自然》道歉,他的生命《自然》……人在做,天在看,《自然》也在看,《自然》也在做:错了,就错了,承认错误,向世人道歉,向中国华裔道歉,不矮萎《自然》一分身段,反倒让《自然》忽然高伟了一大截:善良真诚的人们,当即把敬仰的目光投给了她,更是把人类美好的希望,也投给和全部寄托,都交给了他……

“停止新冠病毒的污名化!”

作为世界最权威的科学期刊之一,英国《自然》杂志连续三天在多个平台发表了一篇社论,为自己曾经将新冠病毒与武汉、中国关联在一起的行为道歉。

病毒源头在何处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之前《自然》杂志未经详细论证,就贸然将病毒关联中国显然有悖于科学精神。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对得起其过往享有的声誉。

在表达歉意的同时,《自然》还向世界疾呼“新冠病毒污名化必须停止——刻不容缓”。这样的呼吁有着现实背景。

一段时间以来,或是出于遏制中国,或是为了卸责甩锅,西方一些政客一再将新冠肺炎与中国关联在一起,甚至叫嚣新冠肺炎疫情是“中国的错”。一些媒体也抛弃了客观公正的职业底线,对中国封城、援外等举措百般造谣抹黑。可以说,在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蔓延之时,西方更在制造、散播“思想病毒”。

更可悲的是,谣言、谬论与西方社会固有的偏见、歧视、种族主义等形成了共振,一些人开始对身边的亚洲面孔进行攻击,甚至出现了骇人听闻的硫酸泼人事件。这些现象如果得不到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将成为一场暴民的狂欢。

从更大范围看,这种罔顾科学甚至生命的自欺,有悖文明发展的基础。历史已经证明,当理性成为常识的时候,社会一定是政通人和、百花齐放;反之,社会则处于癫狂愚昧、盲目崇拜、言语失真和灾难频出的状态。因此,“污名化新冠病毒煽动民粹令国民丧失理性以赢得支持率”,这样的套路根本就是在饮鸩止渴,负面影响不会仅仅局限于中国。以科学精神赖以为生的《自然》杂志,看上去明白这样的道理,可那些西方政客呢?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苇草。坚决反对新冠病毒污名化,捍卫理性常识,无关政治与意识形态,而是在捍卫人类的尊严和未来。

(遴选长安观察这篇文章,题目稍加改动,版权归长安观察所有,如有不妥联系,即刻删除。)

 
发布日期:2020-4-12 16:3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