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图文聚合

“红过三代”的许世友子孙们

华裔网作者:梁淑琴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跟上杀猪的翻肠子,跟上当官的做娘子”,这是我们民间对我们社会的不公,负面,或正面的段子,在民间流传甚广,大家熟读于心。我们中国共产党,能够执政走到今天,关键在于不忘初心,立志人民至上的根本没有变,一次次赢得了中国华裔的真心拥护和全力支持。特别是我们现任的领导干部,我们高官在位的红二代,不忘先辈的谆谆教诲,当权不为己,而为全体中国华裔的事实,一次次证明并拥有了中国华裔人民的人心,如胶似漆地凝聚了中华民族的团结奋斗和创新努力,是中国真正走入一个民族复兴的大局。他们不仅仅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让全体中国华裔,心服口服!

近日,有更多媒体,都对许世友将军的孙女许道江,做了多方位的报道和采访,让人对这位红三代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我也不能不写写她,做一些自己的思考和见解。

许道江拿起一封信,回忆了一段关于自己高考的往事,“我记得当年高考的时候,我想让爷爷把我的户口迁到南京,因为南京分数低。我跟父亲一说,父亲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你爷爷不会同意的。我就继续缠着父亲,可能父亲也觉得我学习成绩不错,终于答应给爷爷写信。结果爷爷回信说:‘告诉毛毛,就在本地复习,考不上和老百姓的孩子一样到农村广大天地去劳动!’”

在没有希望的答复之下,许道江跟其他的考生一样,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地考上了北京军医学院。后来,许道江又相继取得了硕士、博士学位,还成为了原第二炮兵首位军事学女博士,却从未提及爷爷许世友的名字。

许道江在谈起爷爷对子孙的教育说:“小时候我们去爷爷家玩,住宿的时候都是住在客房,作为爷爷的亲孙女,我们都没有自己的房间。爷爷对我们的要求一直很严格,但他也很疼爱我们,名字都是爷爷亲自起的。四个兄弟姐妹,分别叫许道昆、许道仑、许道江、许道海,是许世友亲自给他们起的,寓意像‘昆仑’一样高大,像‘江海’一样宽广。”

许道江的父亲,是《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的原型。全国解放后,许光和许世友将军重逢相见,就如同大别山的山脉一般,绵长婉转,充满了波折。对此,许道江回忆道:爷爷1926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8月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一直战斗在家乡的大别山区。我的奶奶朱锡民是大别山当年的妇救会主席,她与爷爷一起参加革命,文武双全,智慧过人,与爷爷感情深厚。她与爷爷共同生育了三个儿子,前两个都夭折了,只留下父亲许光,自1929年出生后,在祖奶奶、奶奶和姑奶奶的保护下,才得以生存下来。

1932年,爷爷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川陕离开了家乡大别山和父母妻儿。他在之后的革命战斗中,英勇杀敌,威震四方。直到1948年,爷爷再次写信到老家寻找自己的母亲和妻儿,经过多方周转,被老家的一位读书识字的长老看到,将信交给祖奶奶。祖奶奶和奶奶、姑奶奶带着父亲找到当时在麻城土改的王树声大将,王树声大将看了信后,确认是许世友的信,就收留了父亲许光。”

许道江告诉大白新闻:当时父亲只有十七八岁,又黑又瘦的,王树声大将怕父亲再次失去联系,便让父亲住在自己家里,等安排好后送到爷爷那里去,于是祖奶奶就和奶奶、姑奶奶一起回到了老家。

半年后,王树声大将亲自派人将父亲许光送到已经是山东军区司令员的爷爷许世友那里。看到年轻稚气,却一字不识的儿子,爷爷十分激动,把父亲许光先后送进了第五航空兵学校和大连海军舰艇学院。从1951年一直学习到1958年,把父亲许光培养成了共和国第一批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优秀的艇长。

寻父的这段特殊经历,也使得许光成为《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的原型人物之一。很多人都以为《闪闪的红星》,是描写江西井岗山革命根据地的一个感人故事,其实《闪闪的红星》是描写鄂豫皖大别山革命根据地麻城的故事。

许道江说:“黄麻起义之后,爷爷参加坚守在大别山地区的红四方面军。1932年,爷爷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川陕,与不足3岁的父亲一别多年,生死不明。曾祖母与父亲相依为命,作为红军家属,饱尝人世间的冷暖。父亲从小便加入了儿童团,为山里的游击队送信、送盐,参与打土豪,多次躲过还乡团的残害。直到父亲19岁,才与爷爷团聚。后来,爷爷把父亲送进抗日军政大学山东分校学习,他的经历引起了班主任李心田的注意。他根据父亲以及其他几位红军后代的经历,塑造出了电影的主人公——潘冬子。这部电影教育影响了几代人,但作为主要原型的父亲生前,却从未跟我们提及此事。李心田老师也曾经说过,许世友的儿子和鲍先志的儿子,是《闪闪的红星》中的两个原型人物,其中父亲是主要原型。父亲是全国道德模范,在他的模范事迹中,也有关于此事的描述。”

许道江的记忆中,爷爷许世友一直是铁面无私的,从不用自己的权力给家里人图方便,谋便利。自己高考时,想托爷爷帮忙转去南京,被拒绝便是其中之一。但在许道江的记忆中,有一件事,让许世友将军破了例。

1958 年,许光陪同父亲回家看奶奶时,许世友将军第一次看见了儿媳杨定春。那时,杨定春是一名人民教师,许世友将军当场就夸奖她,称赞道:有文化,当人民教师好!

许道江称:“后来,父亲又回到部队后,母亲为了替爷爷和父亲照料祖奶奶,专门把工作调到乡里。直到父亲1965年回到新县,母亲的这种孝顺,受到了爷爷的尊重和认可。”

70年代中期,许道江的母亲突然患病,不能吃饭,当地医疗水平落后、无法诊治,从未向许世友将军开口提任何要求的许光,向他专程说明了妻子的情况。

“而从未对自己家人开过任何后门的爷爷,也是平生唯一一次立刻同意母亲来爷爷当时工作的广州治疗,亲自给广州军区总医院下指示,要求用最好的医生和技术。后来母亲很快康复,爷爷用自己2个月的工资共500元给母亲付了医疗费。多年来,母亲对爷爷的救命之恩一直难以忘怀,常常给我们讲起这段历史。当我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后,常常想起母亲对我讲,当医生就要当一名技术精湛、品德高尚的医生。而现在的我则更深深体会到,爷爷这样的将军,能在自己亲人身上破例,是因为母亲的品德、奉献深深感动了爷爷,两代人、两代共产党员,爷爷、父亲与母亲,各自对党、国家有不同的奉献,共同奏起了亲情、道德、奉献的动人诗篇。”许道江说道。

197910月,许世友将军腿疾复发。疼痛难忍的他意识到自己老了,于是,他给长子许光写了一封亲笔信:“许光:邮去现金伍拾元整。这伍拾元钱是为我准备后事用的,用这笔钱给我买一口棺材。我死后不火化,要埋到家乡去,埋到父母身边。活着精忠报国,死了要孝敬父母。我今年七十四岁了,身体很好,活到八九十岁,也只有十多年了。你们可以先做准备。”

收到这封信后,许光便开始为父亲准备棺材。对此,许世友将军还特意叮嘱,“棺材不能做的太好,一定要比一般老百姓差一些才行,防止人家提意见。做的太好了,老百姓看到会讲话的。”

遗憾的是,许光自己补贴钱为父亲做的这副棺材,许世友将军去世前由于病症导致身体浮肿,未能用上,这口棺材就被放在了许世友将军纪念馆里。

对于许世友的特殊性,邓小平曾亲自批准了其死后土葬的申请,并说道:三个特殊,下不为例。而这三个特殊便是,“许世友同志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

“红不过三代”,“红过三代”;“富不过三代”,“富过三代”,一切都在一家之为。一个家庭传承教育和自觉抵制一切的好的和不好的诱惑,是自己的初衷不变,堂堂正正立于国、立于世,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精神,还是财富……许世友将军让人尊敬,许光让人尊敬,就难能可贵了;其孙辈许道江依然让人起敬,这就堪称楷模之楷模……应当是我们共产党人必须思考的,更是我们中华民族该思考的,他们为什么能,而我们一些人,为什么,就不能?一个党要立于不败,一个国要立于不败,一个民族要立于不败,必须有这个随时都能反思自己,实事求是总结自己,敢于纠正自己的勇气、能力和机制,否则,我们这个人、党、国家和民族,就不可能始终让自己保持在一个正确前进的大路之上,这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旨意和图谋不轨。

(作者特别声明:素材取自各种媒体,在此一体感谢说明,只为展现共产党人以身作则,儿孙不忘初衷,为自己,也为中国华裔、中华民族和中国努力奋斗不懈的历程而已,对此文不持版权,如有异议联系,可以即刻删除,敬请大家原谅为盼!

 
发布日期:2020-12-5 11:4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