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华裔杂谈

海盗郑芝龙该不该安排郑成功接受儒家启蒙教育?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海盗郑芝龙安排郑成功接受儒家启蒙教育,既害了自己,又害了自己的孙子郑经,导致郑家小朝廷比司马迁概括的“五世而斩”还要提前一代易主了。

郑芝龙年少时因为勾引自己的继母,被亲爹赶出家门,在日本因为得到了当地人赏识,经营货运生意发了财,而且还娶了日本女人田川松为为妻。田川松为郑芝龙生下了一个混血儿子,也就是郑成功。不过因为他们是海盗的原因,所以他们并没有久居于日本,常年漂泊在海上。后来因为明朝对于海盗的诏安政策,郑芝龙回到了明朝。因为相关的政策,郑芝龙摇身一变成了大明的官员,并继续控制着福建沿海的商道。这时他决定把日本的妻儿接回来,就这样郑成功也回到了明朝。对于郑成功这个孩子,郑芝龙对他的教育比较上心,因此郑成功从小就接受传统的儒家教育。不过这样和谐的社会环境不长,随着北方闯王李自成领导的农民军攻破了紫禁城,崇祯皇帝自缢殉国,这样的局势改变,使得更多的家庭流离失所。随后吴三桂又打开山海关引清兵入关,天下彻底大乱。在这种局势下,南方忠于明朝的势力拥立明朝的藩王为帝,继续着他们认为的反清复明的事业。后来中间经历了很多,无奈的郑芝龙紧接着就开门投降,投靠了清朝。郑成功因此无比的悲愤,从小接受儒家思想教育的郑成功一心忠于大明王朝,就连他的名字也是皇帝御赐的。这次他与主动请降的父亲彻底决裂,继续带领将士抗清。而清朝企图利用郑芝龙来劝降自己的儿子,但对于郑成功这样的民族英雄,怎能轻易投降。后来清廷无奈,只好把他的父亲杀了。后来继续反清复明事业的郑成功带领军队成功驱赶了荷兰殖民者,收复了宝岛,也为自己找到了一块反清根据地。收复台湾以后,郑成功与全体将士都十分振奋,他们积极准备着北伐的各项事宜,准备联系南方诸省,一同北伐恢复大明江山。然而就在郑成功在厦门厉兵秣马之际,39岁的他却突然暴毙身亡,这一切都与他的儿子有关。郑成功的长子叫郑经,典型的好吃懒做的纨绔子弟。收复宝岛了以后,郑成功本人前往福建厦门抗清前线,训练兵马,安排长子郑经镇守宝岛。结果郑经在宝岛整日花天酒地。本来郑经不断纳妾已令郑成功十分恼怒了。而他又做出了一件出格的事,最终将郑成功活活气死。此前不久郑成功刚刚得知父亲被杀,自己的母亲也被清兵杀害,内心极度悲愤导致身体染病。这时郑成功收到这么一个消息,原来郑经居然光明正大的纳了这个弟弟的奶妈为妾,还有了孩子,病重的郑成功听到这句话气得七窍生烟。就在当晚,郑成功急火攻心便吐血身亡,年仅39岁。郑经隔代继承了郑芝龙的恶习,也算是以爷爷的方式替爷爷报复了郑成功。郑成功死后,羽翼未丰的郑经怎能保住家族地盘,康熙年间就被大清帝国收了回去。

儒学“名不正则言不顺”的价值观,对郑成功的影响到底有多么深入?郑成功生母之死,是一个重要视角。明朝末年出现了很多的汉奸,洪承畴就是其中之一。他以谎言给予高官厚爵的承诺,诱降了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与几个兄弟,事后又要挟他们出兵攻打郑成功的家乡闽南南安。郑成功的母亲就在南安,由于郑成功的不肯降服清朝,导致满清军队攻破南安之后血腥屠城。他们为了羞辱郑成功,故意让满清官兵将田川氏凌辱致死。郑成功后来经过大战夺回了母亲的尸体,史书记载《赐姓始末》载,“成功大恨,用夷法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殓。”,他还为自己的母亲铸造了一尊像,以示纪念,不过这尊像后来也被清兵掠走给熔化掉了。因此郑成功痛恨清朝,并多次拒绝清朝的议和决议,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也完全像历代史书所说的忠君爱国,为家族续香火才是其终极诉求。

再看郑成功对菲律宾的态度,儒学“名不正则言不顺”的价值观,对其影响之深入更是一览无遗。郑成功刚到台湾,就发现那里实在不足以支撑自己的抗清事业。地域狭小不说,当地很多地方,都没有开发。即使是平原地区的土地,好多也不适合耕种,这样下去无疑是坐以待毙。这时台湾南部的菲律宾出事了。西班牙人在几十年前,就占领了菲律宾。但当地还是有很多华人聚集,其中大部分都是做生意的,大部分是郑成功的老家—福建一带。这些华人,安安分分做着自己的生意,与西班牙人毫无关联。但贪婪的殖民者,永远都不会安于现状的。在攫取了当地土著居民的利益,并在当地站稳脚跟之后,立马回头压榨华商;对他们采取了,他们所以为的最干脆直接,也最残忍灭绝人性的屠杀模式。由于清朝政府采取禁海策略来防范台湾,这些落难的华商,只能求助于郑成功。郑成功也无愧于民族英雄的称号,坚定的站了出来,决定捍卫华商的利益。他强烈谴责了西班牙殖民者的残暴行径,并责令他们改邪归正,善待华商。然而,有些事只是动动嘴往往很难解决,西班牙殖民者不仅没有听劝,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华商。看着越来越多的华商,逃难来到台湾,也考虑到在台湾发展面临的困境,国姓爷决定赶走西班牙殖民者,就像当年对付荷兰人那样,既是为同胞们报仇血痕,让殖民者付出代价,也是为以后的长远发展考虑。郑成功为此做了周密的安排,他一边继续安抚华商难民,一面积极与还在菲律宾的华商取得联系,了解当地的具体情况,以便到时可里应外合,一面加紧训练军备,积极备战。当时国姓爷,早已是整个南洋地区首屈一指的海上力量,如果准备得当,取代西班牙占领菲律宾,不费吹灰之力。然而,历史没有假设,就在这时,郑成功暴死,征讨菲律宾也就无从谈起了。

儒学“名不正则言不顺”的价值观,对其影响之深入,在郑成功的军事举措暴露的读书人偏执、迂腐的个性方面造成的危害最令人痛心。第一,体现在对待杀主仆人厍成栋上。1652年,郑军攻长泰。清浙闽总督陈锦率数万清军与郑成功决战江东桥。陈锦兵败退往同安。郑军乘胜围攻漳州。陈锦无计可施,便悬赏万金购郑成功首级。郑成功以牙还牙,也以万金购陈锦首级。七月初七晚,陈锦家奴厍成栋、李进忠将陈锦刺杀于同安灌口,提其头来投郑成功。郑成功却在赏其万金之后,不顾众将劝阻,以“下不可犯上”的理由杀了其仆。此举显示郑成功乱世不废法,借以标榜自己的法纪严明。但如此一来,导致了众多意欲仿效厍成栋投奔郑成功的清军望而却步。 第二,体现在郑施失和上。众所周知,施琅是清初攻灭郑氏政权的清福建水师提督。可许多人不知道,早年施琅曾是郑成功部下最得力的大将。由于施琅年轻气盛,骜傲不驯,成了郑氏眼中钉。结果在一次,施琅要斩违法军卒曾德,郑成功劝阻不从,一怒之下竟命人扣押施琅父子三人。施琅以计脱之。郑狂怒之下,却杀了其父施大宣及其弟施显。施琅遂降清。在这里,郑成功体现出了他的致命弱点:刚愎自用,一旦权威受到冲击,即狂怒失去理智,以致考虑不周,一错再错。杀违纪军卒本为诸将份内之事,郑成功不该干涉。既阻止不了,意识到难以控制施琅。大敌当前,以和为贵,应另想办法说服他,可他却鲁莽地扣押施氏父子。施琅既逃脱,郑应将其父留在营中为人质,徐图后策,而他却反而怒杀无辜的施氏父子。如此一来,施琅不反才怪!由于他平时军纪苛严,暴怒之中竟也没几个人敢去力劝的。郑成功的这一失策,导致了其子孙后来在台湾的无立足之地。第三,体现在激反黄梧上。黄梧本为郑氏麾下大将,与苏明等共守军事要地海澄。因黄梧与苏明之兄苏茂攻揭阳未克,郑成功杀苏茂并责黄梧。黄梧当然不是傻瓜,他乘机献了海澄,并向清人透露郑氏底细,献“剿灭郑逆五策”,其中最著名的便为为禁海、迁界。此策使浙闽粤沿海居民一律内迁三十里,船只不准出海。沿海人民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直至数十年后方才恢复旧界。如果当时郑成功能不动声色,暂且稳住黄梧,然后再借机调走二人,或许不会将结局闹得这么大的。海澄是金、厦屏障,也是明军储积粮饷军械之要地,海澄之失对郑成功军事上的打击是极其沉重的。 第四,体现在窥江之役上。窥江之役即郑(成功)张(煌言)联军攻打金陵的事。郑张联军北上,一路攻瓜州破镇江势如破竹,将个南京城围个水泄不通。可当张煌言另率一军北取芜湖时,郑成功却上了清军的一个大当。清守将伪降,并以“守城者过三十日城失则罪不及妻孥”为由请求郑成功暂缓攻城。郑成功竟然信以为真,按兵不动。二十万大军屯扎金陵城外,无所事事,日渐懈怠。结果,清军养精蓄锐,将郑军杀了个措手不及。郑成功连远在芜湖的张煌言也顾不上,便匆匆扬帆出海去了。这一失策导致张煌言在芜湖孤立无援,全军覆没。本人最后还是仗着命大,九死一生奔逃回浙东的。尤为严重的是,金陵兵败,江南秘密反清势力一下子全部暴露在清军眼前。清军乘机大开杀戒,江浙反清力量元气大伤,致使后来三藩之乱响应者寥寥无几。 郑成功的这一“宋襄之仁”,导致了抗清战争史上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北伐功败垂成,间接致使他于两年后不得不东渡台湾谋求立足之地。第五,体现在至死扬唐抑鲁上。凡略懂南明史的人都知道唐鲁之争的事。清兵南下,南明安宗弘光帝被俘。之后,明潞王献杭州投清。南明皇室顿时空虚,于是一些大臣便商议另奉宗室继位抗清。当时举人张煌言、邢部员外郎钱肃乐在绍兴拥立鲁王朱以海,是为南明鲁监国(权皇帝)。而当时在福州的总兵郑芝龙、阁臣黄道周则拥立唐王朱聿键为帝,改元隆武,是为南明绍宗。这样,当时南中国便有了两个皇帝。于是唐鲁互争正统,势同水火。本来唐王鲁王都是明宗室,无非都为复明而已。何况唐王驾崩多年,东南沿海唯鲁王坚不降清,已属难能可贵的了。而郑成功却因当年唐鲁旧隙,拘于成见,在鲁王失陷翁洲南依郑成功后,仍宁愿奉永历正朔而拒不事鲁。最后鲁王无奈,只得自去监国号。但后来永历帝势日蹙曾口谕令鲁王监国,永历败亡张煌言等也曾建议奉鲁王监国,均因郑成功及其子郑经的不支持而不了了之。史称“鲁王在金门,礼数日薄,煌言岁时供亿,又虑成功疑,十年不敢入谒”,可见郑成功对此的顽瞑不化。郑成功的门户成见,导致了他几次在鲁王麾下将领张名振北伐有功之际借口召还张名振。关于张名振之死,或以为病故,但据清人提出种种疑点,认为当为郑成功使人毒死。此说并非无稽之谈,郑成功铲除异已是出了名的:他为了违法军卒逼反施琅。为了争地盘,连自己兄弟郑彩、郑联都要驱赶、击杀。金陵之役兵败,他不顾张煌言在长江上游孤立无援,竟管自扬帆出海。一面无视西南势危,派人向清廷求和。1661年,明永历帝朱由榔逃往缅甸,张煌言在浙东势力日薄,他不但不能勤王,反而东渡台湾以自保。以他的一意孤行、排斥异己,毒杀张名振绝非无可能的。何况张名振雄心不已,始终忠于鲁王,明显地与忠于唐王的郑成功并非同路人。由此可见,郑成功以读书人带兵打战,自不能一扫书呆子气,拘于成见,一意孤行,刚愎自用,注定了他在军事上的失败。乱世不废法是对的,但郑成功“用法严峻,果于诛杀”,连许多罪不当诛的人也难以幸免,致使部众战战兢兢,军心不稳。由于南明乱世,许多人摇摇晃晃,朝秦暮楚。郑成功的一味僵硬执法,将许多立场不坚定的将士逼向敌对的一面。郑成功曾有“焚儒巾抗清”之举——即在孔庙焚儒巾以示投笔从戎。他自幼习文,八岁即通读四书五经,年十五入南安县学为廪生,二十一岁入南京国子监,曾拜当时文坛泰斗钱谦益为师。所以,他在后来的一系列举动体现出一种读书人迂腐个性绝非偶然。当然,我们不能象顾诚在《南明史》中一样偏激地指责他似怀有野心。但不可不否认的是,郑成功并非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后人抹杀这些内因,反而一味称赞郑成功收复台湾的丰功伟绩,甚至将抗清失利退到台湾的郑成功也说成是有意东渡台湾驱逐荷兰殖民者,反映了部分中国人重果不重因而“成王败寇”的中国特色流氓无产阶级市侩主义历史观。

郑成功去世之前因为儿子郑经的闹腾而越来越意识到,作为父亲既想保住名节又想保住全家老小是多么不容易,郑成功终于理解了父亲当时的做法。郑成功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到父亲坟前认错。但父亲的尸骨早已被毁,郑成功只得在台湾给父亲建庙,跪拜父亲。在当时的环境下,郑成功与父亲双方,一个想保住名节,一个想保住全家的命,两人并无实质性的对错,只是郑成功血气方刚,好在后来他理解了父亲,这样的结果对他与他的父亲都是一种释然。

综观郑芝龙的一生,从海盗起家,降明后,拥兵自重,苟且营私,对隆武政权,始拥之,终弃之,以后,又不顾家人部将的劝告投降清廷,在政治品德方面颇为人们所不齿。不过,他在长期的经营活动中,客观上却为开发台湾与抗击荷兰殖民者建立了不朽的功绩,真可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郑芝龙在营建台湾的贡献上却是不容忽视,也是不容抹煞的。常言道:“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人活一世,毁与誉,从来都是如影随形。名气越大,越难以避免。今天能把你捧上天,明天就能将你狠狠地踩在脚下。岂只是活人如此,即便是盖棺之人,也难以定论。孔子就是个典型例子,自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以来,儒学一直为历朝历代的封建统治者推崇,被顶礼膜拜了两千多年。但谁又能料到,五四时期却被打翻在地,叱之为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及至“文革”,又被红卫兵踩上一脚,在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中,国人共批之,国民共讨之。真可谓世道无常,人心险恶。也许大家已遗忘了,曾被打成“叛徒”,“特务”,“社会公贼”的刘少奇,“文革”那时,被批倒批臭,踏上了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结果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是误解?是嫉妒?还是别有用心的恶意诋毁?假如你有一官半职,有人捧你捧得很厉害,其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目的。就拿孔子来说吧,历朝历代的封建统治者之所以如此推崇他,不过是想利用他的儒家学说,来禁锢民众的思想,作为巩固其统治的工具。如果社会在狂贬那个人,未必那人就真有那么坏;如果社会都在狂捧那个人,未必那人真就那么好。因此,于人于事,切勿轻信盲从,须得经过自己的大脑认真思考、判断,再下结论。明白了此中的道理,对于当今社会泛滥成灾的左右两翼公知意识形态乱象也就能见怪不怪了。

至于后人对郑成功的“盖棺定论”,那就更别指望谁能一言以蔽之了。隆武忠臣、大明忠臣、海盗、逆臣、海外孤忠、黄族好男儿、汉奸父亲的英雄儿子、与两蒋“反攻大陆”挂钩的“汉贼不两立”、开台圣王、杀人魔王、倭寇余孽、奉祀魔鬼的异教徒……剪不断理还乱。郑成功“反清复明”何以虎头蛇尾?黄炎培直接的“历史周期律”当然是主要原因,但郑成功私心太重、战略眼光不高的个人要素制约也不宜回避。郑成功的军事能力在那个年代算不上顶尖,其战略眼光也很一般,永历六年,周全斌向郑成功提出了三个战略:上策是与李定国部互相配合,兵分三路,一路由四川进入关中,切断满清西线南下之路,一路进入长江,攻克南京,占据江南财富之地,一路由湖北北上,取南郑威胁洛阳;中策是与李定国合兵一处,攻占长江以南的湖北、湖南、江西、浙江诸省,争取与清朝划江而治,再图后举;下策是以海岛为根据地,蚕食东南沿海州县,静待天下之变。前两个战略是否能成功,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当时的情况看,南明各部还是有赢的机会,永历七年,李定国部取得衡阳大捷,天下震动。永历政权在四川、湖南等地取得局部胜利,抗清斗争进入高潮,如果郑成功此时能选择前两个积极的战略,与永历政权遥相呼应,进一步扩大战果也未可知,但郑成功过于保守,选择了以固守待变为主的下策,使南明政权失去了一次复兴的机会郑成功其实并不成功,他为什么在抗清斗争中屡屡落败。永历八年七月,李定国致信郑成功,约定两人会师广东,并请求郑军到达时间不晚于十月,十月,李定国率军进入广东,围困新会两月有余,郑成功部迟迟未到,十二月因清朝援军赶到而撤退,其实郑成功部离广东并不远,乘海船顺风南下,十余日便可到达广东,为什么没能如约会师呢?郑成功接到李定国的信件后,没有准备亲自出征,而是派左军辅明侯林察、右军闽安侯周瑞率军南征,林察等人出发后,在海上观望了五个月,最后全军完好无损的退回厦门。那郑成功这时忙着干什么呢?永历八年七月,清廷派内院学士叶成格、刑部郎中阿尔善等人与郑成功第三次和谈,谈判一直到十二月才宣告破裂,我们不管郑成功和谈是出自真心还是跟清廷虚与委蛇,他没有将南征作为头等大事的确是事实,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抗清大局,这不是一个有战略眼光的军事家的正确做法。在郑成功十六年的抗清军事斗争过程中,整体来说乏善可陈,这既有天下统一的趋势无法阻挡之外因,也有其海盗军事集团先天重己排他之内因,再加上郑成功本人的军事才能有限,郑氏集团的失败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对于明朝,郑成功并非真心拥护,但随着一手将他带大的母亲被清军虐杀,父亲被清廷扣为人质,郑成功的抗清决心变得越来越坚定,在整体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仍然在东南地区奋力扛起抗清的大旗,这份孤勇仍然值得让后人借鉴,尤其是值得借鉴于当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美冲突。

郑芝龙、郑成功的后裔、台湾诗人郑愁予旅居美国近四十年,曾想以历史的角度为自己的祖先平反。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面对祖先郑芝龙被形容成是名副其实的海盗,长年在美国西方社会的郑愁予说,其实海盗在中国历史上被污名化太久了。“郑芝龙当时28个结拜兄弟都是海盗,海盗很浪漫。”浪漫热情、喜爱四处游历,郑愁予的个性是不是因为体内流着海盗的血液?郑愁予说,这很难查证。但对于祖先郑芝龙的海盗事迹,他正着手以小说或历史纪录要替海盗平反,“要从历史观点,需要时间去说明。”报道说,金门人因为从明朝以来就不断被日本及西方的海盗、土匪骚扰,普遍并不尊崇海盗出身的郑氏家族。郑愁予希望能透过更多历史考据,与金门亲乡一起厘清对祖先的误解。然而,越来越被污名化的亲美“公知”高晓松甚至认为郑家的倭寇血统越来越多,明朝也的确曾将郑芝龙集团视为倭寇而反复围剿,对此郑愁予又会有何观感?难道抵抗满清入主中原的最后一个汉族割据政权居然混入了越来越多的大和民族成分?郑成功的母亲是日本人,由于郑成功的出色功绩,又是汉日混血,所以日本人也将其视作大和英雄。在日本平户市的海滨有一块“儿诞石”,据说就是纪念郑成功诞生所用;日本文学家为郑成功写了一本书叫做《国姓爷合战》,后来还被拍成电影;一个叫四方赤良的日本人评价郑成功说:“忠义空传国姓爷,终看鞑靼夺中华。”郑成功确实有一半的日本血统,如果确认郑成功是大和英雄。然而,郑成功抗清期间郑成功四次向日本借兵都是只获物资不见一兵。日本可借助郑成功反清事迹,鼓励民众敌视清王朝;借助郑成功收复台湾事迹,正好为日本占领台湾找借口;借用郑成功的血统,可对台湾人民渐进式亲日洗脑,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总的来看,郑家小朝廷三代以海盗秉性为“主旋律”,相比之下郑成功的儒学启蒙教育只是一段偶然的“人为失误”。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与孙子郑经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人物,但从人品上来说真的是隔代遗传的一样私德败坏。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本来是个海盗,后来被招安之后做了官,但没想到在清军南犯明朝时,他却做了一件令人不耻的事。身为官员,竟然丢下了军队,选择投降于清朝,果然是本性难移。不过坏人还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最后还是被清朝摆了一道,被软禁于北京。在大是大非面前选择背叛的人,在私德方面也好不了哪去。郑芝龙也是一个富二代,父亲家里妻妾很多,甚至有些年纪都跟郑芝龙一般大,男女相处最容易生情,不料郑芝龙真的与父亲的一个小妾好上了,有一次郑芝龙对这个小妈做了轻浮的动作,恰好被他老子看到了,郑成功的爷爷怒发冲冠,抄起家伙就想砍了儿子,好在郑芝龙机灵,赶紧跑出家。郑成功的出世也是因为郑芝龙跑出家后跟随商船与某位岛主的女儿结识,才有了这个民族英雄的诞生。没想到的事,郑芝龙品行恶劣,不想儿子却十分端正,竟隔代遗传给孙子了。毋庸讳言,郑家这样的海盗小朝廷衰亡得越快越好,这一点恐怕连标榜中华民族是“名正言顺”的泱泱大国“礼仪之邦”的儒家子弟也不敢狡辩!

争论海盗郑芝龙该不该安排郑成功接受儒家启蒙教育,最重要的现实启示意义应是中国大陆与台湾最该以何种名义统一?儒家“大一统”思想、马克思主义、三民主义、民族主义还是“普世价值”?不理清这个问题,两岸即便统一也难避免在意识形态整合的过程中内讧不止,而区区儒学显然不可能对此一手遮天。

发布日期:2020-12-23 10: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