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文化头条

陕西闫妮的成长与张嘉益有关又无关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闫妮,有个《装台》的电视剧,在咱西安拍,写西安人故事,让你演蔡素芬,剧里头是我媳妇,想演不演?”张嘉译问闫妮。和他已经合作过《一仆二主》、《少年派》,这次听说回老家西安拍,后来看了剧本,“蔡素芬这个人命苦,内敛含蓄。特别是经历过一段艰难,有点像我,我就答应了。”

闫妮与张嘉译一起高考,她自己落榜了很失落。“张嘉译和我很早就认识,1987年我们一起参加高考,我们都想考北影,张嘉译考上了,我没有考上,看到他的背影,我心里无限感慨。”闫妮曾经对汪涵说过这段话。

1986年,北京电影学院在西安专设面试考点,为了考北影,闫妮全家从西安城西搬到城南雁塔区。闫妮上了西安45中,这个学校大多数都是西影厂子弟,基本都是考电影学院的艺术生。

此时,张嘉译(当时叫张小童),在西安86中上学,86中是西安名校。

1987年,闫妮(当时叫闫凯艳)和张嘉译在西安设立的北影考点认识。因为,他们一路过关斩将,杀入最后考试,闫妮都过了三试,最后被淘汰,高考落榜。张嘉译提着一块砖头进入考场,他不是打北影面试老师,而是把自己在学校打过群架的经历真实表演出来。结果,得到认可,被北影录取。

这学校打过架的张嘉译,靠此被录取。你说气人不气人,太戏剧了吧!闫妮当时在文化课上下了很大功夫,结果落榜了。

张嘉译和管虎成了同学,闫妮继续复习备战1988年的高考。闫妮最后考上了西安财经学院,学习工业企业管理。

1990年,张嘉译北影上大三,闫妮考取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11月,被推荐进入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学习,圆了自己表演梦。这一年,20岁的张嘉译,已经学习表演3年,19岁的闫妮,才开始涉足表演。

追赶老乡张嘉译,是闫妮的心结吧,是不是,只有闫妮自己知道?大饼脸,又黑又壮实,但不难看,她叫闫凯艳,大家叫她妮儿,后来就成了闫妮。饰演过《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的闫妮好友洪剑涛回忆,1990年在兰州见到她的情景就是如此。

后来她进入空政文工团,就是跑龙套多年,因为空政里牛莉、郭达等,真是人才济济,还轮不到闫妮。那时,闫妮和张嘉译一样,都在等待一个机会证明自己。1999年,28岁的闫妮,迎来了转机,她成了电影《公鸡打鸣,母鸡下蛋》的女主角,而且受到广泛赞誉。这一年,张嘉译还在西影厂做演员,与《装台》导演李少飞一起打拼。他们虽然演多部戏,但籍籍无名。

2004年,闫妮客串了尚敬导演的《炊事班故事》。2005年,闫妮遭受打击,经历婚变,她很难受,朋友当时说,闫妮好像一下子老了10岁。“是不是主角,主角我就演?”闫妮问导演。她成了佟湘玉。

白天在剧组,要演嘻嘻哈哈,一身轻松的佟湘玉。晚上摘下面具,自己舔舐受伤的心,只能进行自我疗伤。她心里很苦,这段痛心的经历,与《装台》蔡素芬的痛感是一样的。我们在《装台》里看到不一样的闫妮,她把蔡素芬隐忍,压抑的苦演得很好。佟湘玉火了,闫妮完成了逆袭,曾经火遍中国多年的郭达、牛莉,却慢慢地落寞了。

2008年,爆红的闫妮出演了高满堂执导的《北风那个吹》主角牛鲜花,与夏雨、马苏搭戏。导演起初想换掉她,觉得她喜感太强。后来,她的表演,彻底征服导演和观众,相继获得电视大奖。2009年,张嘉译的同学管虎邀请闫妮、黄渤主演电影《斗牛》,闫妮再一次惊艳众人。这一年,闫妮彻底跻身一线明星行列,张嘉译也凭借《蜗居》,跻身一线明星行列。这一年,闫妮38岁,张嘉译39岁,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不断打拼,与张嘉译成为流量巨星,是两个同学,成为“吸量”双星。同一年,与张艺谋合作主演了《三枪》成了年龄最大的谋女郎。张艺谋说,“闫妮,你可惜了,26岁我咋没有发现你,早就该火了。”闫妮从87年和张嘉译一起考北影落榜,到2009年追上张嘉译,闫妮用了22年的时光。

后来的闫妮,接戏接到手软。2014年与胡歌搭档演《生活启示录》,闫妮在剧中与胡歌演姐弟恋,遭受吐槽,被骂“土肥圆”。2017年,闫妮开始减肥,一年减掉30斤。大家央视春晚看到她,惊呼。这是48岁的闫妮吗?这段时间前后,与张嘉译合作《一仆二主》、《少年派》。闫妮彻底成了流量巨星。

2020年参演大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和电视剧《装台》,火爆屏幕。她的女儿邹元清与她长相酷似,被人称为“姐妹花”。闫妮生活大不咧咧,不知道家里WiFi有密码。买家具让朋友给他家买时捎全套,结果自己家和朋友家一模一样。但是演戏,她很认真严谨。

《装台》蔡素芬一角,闫妮内敛含蓄,她把一个异乡人内心矛盾隐忍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活脱脱一个蔡素芬,并不是我们熟知的闫妮。尽管大家对她很熟,但大家不是在看闫妮,是在看蔡素芬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因为长得漂亮,不敢接受谁对她真正的好。害怕这个对她好的人,不能自然得到理所应当的回报,却得到不该的“犯罪”,一直把自己的一生,都再搭了进去,让蔡素芬这个孤寂飘摇的女人,如何能够背负得了。为此,她毅然而然地决定再次逃离,绝对不能给自己好的顺子,再带来一个不可预知的不测……红颜祸水,蔡素芬自己认了。但自己要活、要继续,必须逃避、逃离这个有可能是再一次厄运的来袭…….

可惜,作者为了拿大团圆慰劳观众,害怕把观众压垮、压的没希望了,给大家一个由悲到喜的结局。让一个单相思的影子潘然悔悟,反思自己:爱是相互的结晶,并不是一个人死打烂缠,就能得到的用所谓的“痴爱”,换取这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彼此挚。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反倒给别人或更多人,带来无缘无故的困扰和不可预测的伤害,这岂不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或更多人的痛苦之上等等等等。用行动把自己排除丢了,让蔡素芬获得她难能可贵的爱,是自己挚爱真正成为一个挚爱而快乐幸福,更是自己的人格和爱,有了实际而伟大的升华!打破“红颜祸水”,存在于我们生活几千年的糟粕和残留,给更多天生丽质的女子,进行了一个真真实实的翻案!

回想我们生活中,有多少无辜的好女子,就是因为自己的颜值——红颜,在实际生活中没给自己带来帮助;反倒成为自己生活的障碍,被一伙无形的纠缠者,推入到生活的底层,甚至把一个好端端貌美心美的女子,变成一个他们异口同声的“烂女子”,让整个社会鄙夷、抛弃……此剧,不乏让我们这个民族,再一次反思和警醒自己这个社会,已经久集成疾的一个有关漂亮女子的问题。给女人、给漂亮女人,最大的公平和真实,是我们今天的中国华裔,应该正确做到的,再不能犯那个一切都以“红颜祸水”而论的老毛病了。

发布日期:2020-12-21 9:2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