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聚合头条

从“慕容子”到“fake news”的后真相时代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慕容子是电视剧《武林外传》中的角色,《江湖月报》(曾被白展堂说成《江湖小报》)撰稿人,爱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事物,理解能力极其欠缺,靠信口开河闻名江湖。她最拿手的武器是一支毛笔,必杀技是乱写报道、抛媚眼,最引为自豪的是有江湖话语权,但最不擅长的是在报纸上实事求是。她的口头禅是“我是一个自律的撰稿人,请相信我的职业操守。”慕容子文笔丰富,但写的不着四六,极不靠谱,听风就是雨,职业性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比如慕容子采访五岳盟主篇:我与五岳盟主的初次会晤,竟然遭到了难以想象的粗暴对待,在紧张的对峙之后,爆发了肢体与语言上的冲突,场面一度失控。一名膀大腰圆,身形健硕的神秘女子,对笔者进行了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在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之后,笔者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作为五岳剑派的领袖,莫掌门经常处于精神失控的状态。莫掌门的功课百分百由他人完成,敢有不从,动辄以武力相逼。顽劣不堪的莫掌门被宽厚的先生塑成了反面典型。长年累月地与狼共舞,使莫掌门变成一个早熟的少女,由于过早的失去双亲,使她得不到应有的亲情与关怀,这个早熟的少女变得过分的敏感与脆弱,甚至有些自闭。据知情人透露,莫掌门自幼暴虐成性。由于天资聪明,悟性过人,使她在短时间内悟到了武学的真谛,但谁又能断言这种天赋,不会使莫掌门成为一个遗害江湖的祸患呢?在笔者揭开莫掌门那神秘面纱的刹那,恶毒的诅咒如期而至,如影随形,给这次访问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悲剧的序幕才刚刚拉开,隐藏在莫掌门身后的罪恶真相,让我们拭目以待!再如慕容子采访关中大侠篇:一个与世俗格格不入的大侠,一个像谜一样的男子汉,一个寂寞而又深情的旅人。一个视荣华如富贵如粪土的狂士,一个懂得享受人生的智者,一个真正活着的男人——这就是他,一个诞生于江湖、闻名于朝堂的盖世豪侠——吕轻侯。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啊!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无理指责,吕大侠的选择便如歌中唱道“你伤害了我,我一笑而过。” 吕大侠施人恩惠却不动声色,把所有感激化于无形,如此博大的胸怀,怎能让人不钦佩?在吕大侠面前,看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嫌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知深闺绣花鸟啊!再难的问题,再大的危机,只要能用智慧解决,他就决不诉诸武力。“人不风流枉少年”。在吕大侠的四周,灼热而充满期待的目光随处可见,甚至还有风韵犹存的俏寡妇——该名寡妇,甚至有为他献出生命的过激言行,对此情形,吕大侠只有一个回答——请你自重!一个人低调一次是惺惺作态,但低调一辈子,就是志向高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原本无人关注的狗尾巴草,由于自身的努力,竟然出落成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为了挽救那些无可救药的堕落少女,吕大侠忍受着世俗不理解的目光,忍受着被人戳脊梁骨的无奈,一次次地伸出了温暖而有力的援手。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为了吕大侠,不惜抛开一切,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这是何等的魅力啊……他的朋友郭芙蓉小姐举例子说:我问他从天而降二十五两银子,他会怎么花?他竟然要把白马书院从里到外整修一遍。如果是二百五十两,他会怎么花?他要把西凉河的河堤从里到外的整修一遍。如果是两千万两银子,他会怎么花?回答是——上缴国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两句朴实而有力的话语,一直回荡在吕大侠那忧国忧民的心中。为了百姓安居,为了商户乐业,他倾家荡产也在所不辞。

《武林外传》49回中的“古代记者”慕容子作为《江湖月报》的“特约记者”登门采访五岳盟主、衡山派掌门莫小贝,因为采访受阻,无奈之下只能采访关中大侠吕秀才。由于被采访人说的话与慕容子写出来的内容完全不同,每次都能让观众哈哈大笑,如今再看这不也是在讽刺现在的记者,每次叙述内容时都会为了博观众眼球而做一些或多或少的篡改或夸大事实真相吗?

比如慕容子忙里偷闲采访李大嘴对吕轻侯侧面了解:吕大侠有没有做过让你特别感动的事?李大嘴回答:没有,坚决没有,我跟他同屋三年一件都没做过。结果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回答,甚至没有任何意义,一旦到了慕容子的笔下,却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意思:施恩受贿却不动声色,把所有感激化于无形,如此博大的胸怀,怎能让人不敬佩。看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显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知深闺绣花鸟啊!之后慕容子又采访了佟掌柜:吕大侠是不是你最好的伙计?佟掌柜表示:如果说业务的话,他啥都不会,除了空口说白话,啥都不会。于是慕容子对于这个回答是这样写的:再大的问题,再难的危机,只要能用智慧解决,他就决不会动用武力。最后报纸上刊登出来的,更是把吕秀才给形容的,上有地下仅此一人的感觉,当时小编看时,还以为看的不是一个人呢,那个穷酸怕小郭的秀才,经过慕容子一形容,咋好像真的成了关中大侠呢?慕容子写到:为了挽救那些无可救药堕落少女,吕大侠忍受着世俗不理解的目光,看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显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知深闺绣花鸟啊!为了百姓安居,为了商户乐业,他的崇高已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

以前觉得慕容子夸人真厉害,如今再看才明白话语权与职业操守的真谛啊!有多少看过《武林外传》的朋友会联想到后真相时代的美国媒体?

2016年美国大选时,漫天飞舞的fake news堪称一道胜景。AllcottGentzkow在最新一期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上发表的文章,以这些fake news作为研究对象,得到了许多有趣的结论,参考于2020年美国大选也不过时。

两位作者检索了SnopesPolitiFactBuzzFeed三家网站,共查到156fake news。其中,支持希拉里(反对川普)的有41则,在Facebook上共分享760万次;支持川普(反对希拉里)的有115则,在Facebook上共分享3030万次。按照ZimdarsBrayton整理的列表,作者从Alexa获取了美国690家新闻网站与65家刊载fake news的网站的流量。如上图所示,fake news四成以上的浏览量来自社交媒体,新闻的流量则更多来自于主动点击与搜索。

Big true指主流媒体报道,small truePolitiFact等网站的报道,Placebo是作者模仿fake news风格编造的一些新闻题目。大选结束后,作者借助Survey Monkey平台调查了120818岁以上美国公民,问题包括年龄、教育程度、投票选择等内容。作者同时从156fake news中抽取了30组,挺希拉里与川普的各15组。然后再随机抽出15组,问这些调查者:你在大选之前见过这些内容吗?你相信这些内容吗?结果显示,大概有15%的受访者回答见过这些新闻,有8%的受访者认为这些内容是真实的。利用这一结果,作者估算出每个美国人平均读到过1.14fake news。进一步分析显示:虽然共和党人更容易把fake news当真,但他们相信真新闻为真的比例也显著高于民主党人。另外,双方都更易轻信抨击对方的新闻:如果一则fake news是批川普,相比于希拉里,民主党人相信这则fake news的可能性要高17.2%;相比之下,共和党人的这个数字是14.7%。社交媒体上相同立场的好友越多,对fake news的抵御力就越弱;每天泡在各种媒体上的时间越长,抵御力越弱;教育程度越高,抵御能力越强。

最后,fake news兴盛,背后折射的可能是裂痕的日渐扩大。上面这两张图展现了两个事实:一是近年来民主党人信任主流媒体的比例变化不是很大,共和党人信任主流媒体的比例却日益下降,2015年时更是跌破20%;二是双方对对方的厌恶程度都在加深,觉得对方“温和,受人喜爱”的比例直线下降。BakshyMessingAdamic 2015年的研究显示:自由派的Facebook好友中,只有20%与自己政见相左;保守派中这个数字是18%。将回忆出fake news的受访者比例减去placebo(安慰剂)组的比例,可知有1.2%的受访者回忆出见过fake news。对受访者的人口学特征再加权(reweight),可以反映全美的情况。这部分fake newsFacebook上平均分享0.386百万次,故每百万次分享大约可以让3%的人回忆起见过fake news,再结合分享总次数就算得文中结果。

Fake news!”作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批评媒体时的口头禅之一,这个词早已广为人知。美国街头曾出现的最扎眼的假新闻是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2019116日的报道,当天上午有一群自我标榜为“骗子活动家团体”的“好好先生” (Yes Men) 出现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街头并向过往的路人发放《华盛顿邮报》,而他们这份报纸的头版头条是特朗普下台了!

在这个震撼性大新闻的标题下,这份发行于“201951日”的报纸煞有介事地介绍了关于这次事件的其他消息。比如,导致特朗普下台的事件是由“全国各地爆发的由女性主导的大规模抗议”引发的。NPR作者认为,这可能是在为现实中计划于本周六举行的一次女性游行做宣传。在头条报道中,这份报纸提到特朗普的下台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庆祝”。而特朗普本人则在离开白宫后去了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此地目前由俄罗斯实际控制,是美、英、苏三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结束时规划战后新秩序的地方。报道还称,白宫的助手们在椭圆形办公室的总统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张用红色墨水写在餐巾纸上的辞职信,上面写着“都怪希拉里、Hfior与假新闻媒体”,而没有人知道“Hfior”一词的含义。放在头版的照片则是特朗普闷闷不乐走向车门的样子。这份报纸的版式与真正的《华盛顿邮报》几乎没有区别,只有标题下的口号有所变动。

看起来……模仿者的心态似乎比正主还要积极一些?除了报纸以外,这个组织甚至还模仿《华盛顿邮报》官网的版式制作了一个网站,其内容与实体版相同。此后,该网站被美国广大网友纷纷标记为“钓鱼网站” (Phishing Site)

NPR称这个组织的成员在白宫与华盛顿的火车站外向路人发放这些报纸,被模仿的《华盛顿邮报》则火速声明这些报纸与网站都与《华盛顿邮报》无关。此后,真正的《华盛顿邮报》又发布了一则关于此事的新闻报道。在报道中,《华盛顿邮报》的新闻发言人克里斯·克拉蒂 (Kris Coratti) 表示:“我们不会容忍有人冒充《华盛顿邮报》的行为,并对它可能会对读者造成的困扰深感担忧。”克里斯还表示,该报正采取措施,以阻止自己的商标被进一步不当使用。

英国《卫报》采访了此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L.A.考夫曼 (L.A. Kauffman)。她说,有12人参与了这些报纸的设计与印刷,约25人负责在华盛顿特区散发它们。考夫曼表示,这次活动的理念是一次“传播欢乐与希望的创造性干预,意外是对实现这一目标非常重要的元素。”她还说,很多人在拿到这份报纸时“面露笑容,笑出了声”,并且“至少有两个自称白宫工作人员的人表示会把这些报纸带到白宫里去。”“特朗普对假新闻的持续批判无法阻止我们以报纸的形式畅想一种不同的未来。”她说,“这是梦想,不是欺骗。”考夫曼认为这次行动只是该组织“长期以来的政治讽刺传统的一部分”,因为特朗普一直在以“假新闻”为名对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众多美国新闻媒体进行没有来由的批评。“好好先生”的联合创始人雅克·赛尔万 (Jacques Servin) 对正版《华盛顿邮报》自称印刷了约两万五千份报纸,花费约四万美元,这些资金均来自该组织的邮件列表。该组织早在1999年就仿冒过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乔治·W·布什的竞选网站,并在网站中罗列了一系列与布什在竞选中的自我标榜不符的“黑历史”。据《华盛顿邮报》当时的报道,当乔治·布什得知这一消息时,他称这个网站是“垃圾人”做的,并暗示“自由应有限制”,结果这一表态让布什受到了强烈的批评。此后他们又完成了一次让他们声名大噪,也是迄今为止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恶搞”:1999年底,美国西雅图爆发了反对全球化与世贸组织第三次部长级会议的抗议。而作为表达抗议的手段,“好好先生”制作了一个仿冒世贸组织官网的网站。WTO官方注意到这个网站明确告诉美国广大网友:这里有一个假网站!

各路媒体纷纷转发了这则声明,于是这个网站的点击量越来越高,甚至在搜索引擎里超过了真正的WTO官网。当时西雅图的抗议活动还在进行,很多媒体想要了解WTO官员的观点。他们通过这个排名比“李逵”还高的“李鬼”网站,联系到了“好好先生”的两位联合创始人……而这二位随即假戏真做,让雅克·赛尔万以根本不存在的“WTO官员格兰维斯·胡拉特贝利 (Granwyth Hulatberi)”的身份走进了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 (CNBC) 的电视直播间……

在电视辩论中,作为原本应当站在维护全球化一方的“WTO代表”,雅克在电视上故意发表了一通强词夺理、不合逻辑的讲话,让反对全球化的一方轻松取胜。此外,他们还收到了一封来自芬兰的邀请函,邀请WTO派出代表参加2001年在芬兰举行的一场国际会议。于是经过一番“精心准备”之后,他们真的去了芬兰。在那场会议上,雅克·赛尔万再次以“WTO新晋官员汉克·哈迪·乌鲁 (Hank Hardy Unruh)”的虚假身份在大会上面对一票经济学界的教授、学者与官员们发表了一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在讲话中直接把第三世界的劳动者比喻成了“奴隶”,并且表示如果让这些“奴隶”呆在对劳动者权益的保护尚不完整的第三世界国家为跨国企业工作,“奴隶”就变成了工人,还说“如果美国南北战争的双方早点想到这个办法,也许就不会打起来了。”那么位于发达国家总部里的资本家们要如何管控远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呢?讲到这里时,雅克的助手麦克·博纳诺 (Mike Bonnano) 出现,并扯掉了雅克身上的西装。他们郑重其事地将这身金光闪闪的“衣服”介绍为“管理休闲装” (management leisure suit),并且称这身衣服腰间那根可以充气的东西(自行脑补)是用来远距离监控工人的“员工视觉附肢”,他们甚至还专门给这身衣服做了一个介绍视频:在讲话结束之后,他们原本以为自己会被识破然后被赶出去,可当时在场各位专家们的反应是这样的:会议的主持人上台后还表示:“感谢乌鲁先生的这次非常有趣的演讲……我想我是头一回看到WTO像这样展示东西。”这两个人的故事在2003年被以纪录片《好好先生》为名搬上了荧幕,而两个人后来又自导自演了两部电影。

“好好先生”用类似的方法恶搞过埃克森美孚与BP等石油公司,200811月还做出过一次与本次《华盛顿邮报》事件相似的举动,当时他们在纽约与洛杉矶的街头散发自行印刷的冒牌《纽约时报》,而这份“出版于200974日”(7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报纸的头版头条是“伊拉克战争结束了”。

现在美国媒体主要被掌握在白左精英手里,所以fake news 的说法还真是那么回事。细看目前摇摆州民调,拜登当选概率99%,川普现在连德州大本营都危险,挖掘拜登路线将是未来两三个月全球资本市场的主旋律。拜登的政策落地很难,美联储、最高法院、参议院基本被共和党把持。弱势拜登注定是个过渡人物角色,但第一场总统辩论赛后特朗普感染确诊后美国的各大媒体发起各色民意调查,但民调数据大相径庭,甚至出现让读者们大跌眼镜的显著反差。

    第一场总统辩论赛结束后有的民调说拜登赢了,有的民调说特朗普赢了。CNN在辩论赛结束后公布的数据是92%的人认为拜登赢了,仅有8%的人认为特朗普赢了。特朗普确诊住院,相对于拜登特朗普可能会赢得一部分同情分,尽管有反对者说特朗普不重视防疫不值得同情。这些民众的观感是真的,也符合社会大事件里的舆论常理,但反映在不同媒体公布的民调数据上让人一言难尽。

    “民主研究所”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全美支持度以46%领先拜登的45%;特朗普在六大关键摇摆州的民意显示其支持度为47%,领先拜登的43%。该民调预测,特朗普将赢得总共320张的选举人票,拜登仅仅获得了218张选举人票,美国总统竞选的规则是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即可当选新一届总统。

    对于其他媒体公布的民调数据,就与上面出现极大的反差。美国纽约时报对宾夕法尼亚、佛罗里达、密西根、艾奥瓦、明尼苏达、威斯康星这六大摇摆州所调查的民调是这样的:在第一场总统电视辩论与特朗普确诊后,特朗普在六个关键摇摆州低于拜登312个百分点左右,华尔街日报与 NBC电视新闻所公布的最新民调也显示,拜登对特朗普的全美选民支持率领先优势由上个月的8个百分点提高为14个百分点;拜登在全美获得了高达53%选民的支持,而特朗普只有39%。CNN根据其所调查的最新民调预测:拜登最终将赢得290张选举人票赢得2020美国总统;彭博社公布的最新民调说:拜登赢得总统大选的成功率从十月初的81.4%升至82.5%。美国FOX电视台公布的民调数据则与CNN、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以及彭博社的相反。不同的媒体公布的民调数据差距大得太过离谱,到底那家的数据值得相信?美国的选民,要不任何民调数据都不相信,即使他们认为有些民调数据接近于事实;要么只相信符合自己投票意向的,尽管他们觉得自己相信的那个民调数据未必是真实的。这么一来,美国媒体搞出的民调可信度便大大降低了,公布大选数据的美国媒体都迅速失去了公信力。

    这两届美国大选被媒体公布的民调数据之所以缺少可信度,主要是因为他们丧失了作为媒体独立性的本质,有违媒体作为社会的一面镜子与历史世间记录者的使命,而成为美国各政党的党争工具与附庸。尤其是本届特朗普与拜登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一些曾经让人崇敬与信任的媒体,为了各自阵营的利益,也不惜扮演编造故事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经常在网上指责某某媒体的新闻为“Fake News”。一些著名作家在其专栏上的文章,故意作出耸人听闻之语而偏离基本事实。不同的媒体固然有属于自己的政治立场,但只应该体现在阐述自身政治立场的社论中,而非故弄玄虚制造假象。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一些媒体甚至网络平台,本应该是开放的言论园地,却常常因为封杀与自己的政治立场不同的声音而让人唏嘘。美国宪法关于新闻与言论自由的条款,把第四权——舆论监督权,赋予给了美国的媒体。但当媒体一旦丧失了独立性,成为各个政党的党争的工具与附庸品,那便等于自己主动放弃了宪法赋予的监督权。这些党派阵营化招摇的媒体,在观众与选民的心目中,便不再享有宪法赋予的崇高地位,也不再具有公信力。特朗普与拜登全球瞩目的总统大选中,这些媒体公布的民调数据,离奇的差距让民众彻底不再相信,这就是媒体主动放弃了宪法赋予的监督权的可悲结果,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让媒体成为党派斗争的舆论悲剧再次掀起高潮。

发布日期:2020-10-22 10: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