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教育头条

“比烂”的诗歌:中国当下文化堕落的一个缩影

华裔网作者:昆仑策研究院
 

    【编者按】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看看这些年中国诗歌界的“创新”奇迹吧,下流无耻到了毫无底线的程度!恐怕那位靠糟践中国人捧得诺奖金牌的丰乳肥臀的“大作家”,看到如此下作之作,也只能哑然“莫言”了!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这般“杰作”,都是在官方文化机构乃至某些官员的权力支撑下完成的,并且恬不知耻地肆意吹捧,毒化社会,贻害青年!

在一个“比烂”的文化时代氛围中,堕落的诗歌,不过是文化堕落的一个缩影。我们选编了两篇评论文章,以期引起社会的重视和警醒!

【评论一】(作者:张 弓)

作协官场出荡诗:北京的男人啊,嫖一嫖我的姐妹吧!

湖南省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在任时也是个“著名作家”,因为他出版了两本“畅销书”:定价高达418元的《大伦书法作品集》,和定价35元的《岁月如诗》。这两本书均通过市委宣传部向党政机关强行摊派,几年下来,李大伦净赚3000余万元。

2006523日,湖南郴州五连冠酒店。全国散文期刊主编及散文作家来郴采风座谈会在此召开。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亲自与会并致词。一时间举座欢畅,李甚至朗诵了一段自己几年前的散文《感受郴州》。他还没有朗诵完,电话响了,之后离开会场,直至晚饭,作家们听到一个消息,“李大伦被纪委叫去省会长沙,留下了”。

 一个正厅级级别的“著名作家”的一生就在朗诵路上走向终点。

官员热衷读书写作是好事,但若以写作出书之名谋名谋利由官方权力机构打造“畅销书”现象,那么这种“畅销”不是中国文化的繁荣,而是权力化的荣耀,是权力通向财富的通行证。

作家当官就能发大财,官员弄文更能发大财,其中,权力充当了中国文化腐败的掮客!

中国作协是正部级单位,作协主席是正部级官员,那么中国作协下属的一些诗刊杂志领导肯定也是部级单位的重要领导,所以他们都是中国诗坛举足轻重的重要官员诗人。那么他们的诗到底写得怎样?

摘录了这些“著名诗人”的一些“著名诗作”。

(看到这些所谓的“诗句”,实在恶心得让人难以下手编排,就用图片供读者欣赏吧!——编者)

【评论二】(作者:木 虫)

中国,诗歌堕落了吗?

中国,诗歌堕落了吗?回答是肯定的。不管是诗歌抛弃了社会,还是社会抛弃了诗歌,现代诗歌似乎确已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整个社会对诗歌的整体拒绝,是非常残酷和决断的,丝毫不给你一点喘息的机会!诗歌一夜之间成了盛宴上的残羹剩菜,诗人成了比妓女还令人讨厌的怪物。诗歌那美丽的女神啊,被一丝不挂的抛弃在大街上,任人凌辱,漫骂。可她羞愧的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诗歌的全面溃败,固然有着许多的社会因素,但从诗歌本身来看主要是五个方面导致了自身的失败。一是一些有实力的诗歌作者,退守于生活之外,面对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惊慌失措,找不到北,左右为难,只好自吟自唱,走向神秘,典型的是一些“谜语”诗人,“神经错乱”诗人。他们的诗歌,是写给自己的心灵的,是写给一百年以后的子孙的,是写给个别研究家的,有时他们自己也不能解释自己的诗。大众看了不知所云,嗤之以鼻。但个别所谓专家却奉若神明。他们以自己的懵懵懂懂,来指责大众水平低下。上演了一幕典型的皇帝新衣的闹剧!结果是引起了人民的极度的反感,讨厌。诗歌被痛苦地扭曲。二是一些人恶搞诗歌,什么梨花体、下半体、口水体、什么唯美的、什么唯现代的、自然的等等,胡写八写,并冠之以诗歌之名,只要有小学文化就完全可以成为大诗人,诗歌泛滥成灾,诗歌被严重强奸、丑化。三是一些人打着诗歌的旗号,写一些歌功颂德的文字,以为分段写就是诗歌,其实连好散文也不如,令人大跌眼镜。四是一些较为严肃的诗人,由于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转而用诗歌的形式写哲学,写的玄而又玄,完全丧失了诗歌的本来意义。五是面对诗歌的全面溃败,各种诗歌流派盛行,各执一词,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甚至互相攻击漫骂,令人失望。正是由于以上这些,导致了诗歌的悲惨局面。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其深一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以为主要是:

一、市场经济的无情冲击。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巨大转型,经济发展、人们的思想变化,走在诗歌之前。市场经济的多元化、社会阶层的多元化、社会认知的多元化、文化层次的多元化、审美兴趣的多元化等等,是社会的综合多元化,导致了在文学艺术上,很难出现过去那样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局面!即使真的出现了真正的个别好诗歌,也很难被大众统一认可。这是社会的进步,是诗人的悲哀!

二、诗人的异化。在市场经济这趟列车上,在拐弯处,诗人被无情的甩了出去。诗人一时间没了荣誉、没了戴在头上的光环。这是诗人最大的心痛!可是诗人自己也没有紧紧的抓住列车!一夜之间,镜头被暴发户抢走了、被权力抢走了、被明星抢走了、被妓女抢走了、被二奶抢走了、甚至被邻居那个戴墨镜的小黑社会抢走了!诗人成了最无能的象征,成了软蛋,成了穷鬼的代名词!它竟然真的比不上妓女。妓女可以靠出卖青春挣钱,钱再脏,也是自己挣的。而诗人即使出卖了灵魂也挣不来一分钱!诗人们愤怒了!极端的愤怒了!那怎么办?你想想,一个弱者,一个弱势群体的愤怒!是什么一种情形!在屋子霉着,叹气呗,叹完了气,把眼一瞪说:好!你们看不起我!妈妈的!我跑(有的跑到其他行业了,有的甚至当了黑社会,有的当了骗子,有的跑到外国了,有的跑到阴间了)。我躲(我不写诗歌了,谁再说我是诗人,我骂他,我唾他满脸。我现在是小说家,是政治家,是商人,甚至是老鸨)!我胡写(让你们谁都看不懂,你们不是很有钱吗?你们不是很有权力吗?你们不是了不起吗?你们不是明星吗?你们再厉害,你们也看不懂我的诗歌作品。你们要想懂吗?那你们学习吧,下一辈子吧!你们再能,再厉害,在我面前也是弱智。不是你们抛弃了我,是我的诗歌抛弃了你们!你们算个老几)。我瞎写(我随便写两句,我就说那是好诗歌,反正现在这社会总会有人捧场的,你不是说你看不懂吗,我让你轻松一些)!整个诗人团体是一个堂吉柯德,对着社会这个大风车,不停的战斗,大骂并疯狂!

三、诗人的再异化。诗人是诗歌的支柱!是诗歌的树!但由于诗人作品的异化,部分诗人由精神异化,发展到身体异化。我打不过你这个社会,骂不过你这个社会,征服不了你,朦胧不了你,迷惑不了你!感动不了你!怎么办?我撒泼!我自杀!我杀人!我脱光了衣服让你看!(记得小时候,村里一名妇女和别人骂架,实在骂不过了,一生气把裤子脱了,大叫!你干吧!)我傍大款,我傍高官!诗人人格的整体陷落!责任的丧失。令文人的劣根性暴露无遗!大众恍然大悟,原来的所谓诗人,竟然是如此的无知无耻!如此的自私!如此的追名逐利!如此的可怜!他们写诗,原来最后的目的还是和咱的权钱色套近乎!只不过是拐了一弯,穿了一件诗的外衣罢了!社会终于把诗人看透了!结果当然是一脚把你踢开!(那些杀人的诗人,那些自杀的诗人,实质是自私的结果,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自己应该是多么的“皇帝啊”,可生活就怎么不遂我的愿啊!)

四、诗坛的堕落。纸质的诗歌刊物是诗坛堕落的开始!它始于朦胧诗!朦胧诗在当时是社会的产物,是一种特殊的政治背景下的产物。它的出现令诗坛为之一震!也是必然的!但在朦胧诗歌之后,紧接着就出现了谜语诗、晦涩诗。这时已经不再是时代的产物了,而是模仿,胡写的东西了!而那些纸质刊物,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而是相反被谜语诗击中,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结果形成了,一时间到处都是看不懂的诗,谁也看不懂谁,但互相大喊:哈喽,好诗!哈喽,好诗!(我私下问过一名全国权威诗歌刊物的诗歌编辑,他也承认自己的确没看懂!)这样一来,那些,一开始写朦胧诗的诗人们着急啊!心想。哈!他们都会写了!我得再提高一步!让他们跟不上!于是。恶性损坏展开了!谜语竞赛开始!中国诗坛,由此堕落了!

五、诗坛的再堕落。诗坛的再堕落,源于部分诗评家。这部分好同志,拿了好处乱讲话,不拿好处也乱讲话,乱讲话的目的只有三个:一是通过捧名人或者批评名人实现自己出名的目的;二是捧和自己有这样或那样关系的人;三自己其实没什么主见,也没什么观点,人云亦云,混个饭碗。诗歌评论家(不是全部)普遍缺乏社会责任感,缺乏艺术责任感。诗歌评论家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他们被一些诗人裹狎着,懵懵懂懂向前走。他们对普通读者横加指责,甚至侮辱。人家本来是来欣赏艺术的,没想到,闹了个大红脸,落了个鉴赏能力低,素质不高,没审美能力,不懂诗人的内心,不懂诗人的苦心,不懂艺术。有的评论家干脆大喊:该掉泪了,你为什么不掉泪啊!该叹气了,你为什么不叹气啊!有的评论家干脆说,诗歌不是写给普通人看的,不是让人读懂的,那是诗人内心的经历是高深的哲学!沸沸扬扬,不可一世。其实,说白了,这些评论家,骨子里看重的还是地位、权势!他们对艺术真的不感什么兴趣!

六、诗坛的全面堕落。网络诗歌的盛行,圈子的盛行,各种诗歌团队的盛行,各种诗歌宣言的出笼,你不服我,我不服你!这个说你被时代残酷淘汰了,那个说你们走向斜路了。这个说你已经跟不上时代了!那个说你胡说!我说我写的才是诗歌,你说你写的才是诗歌!写诗的比看诗歌的多!艺术大家跑了,诗歌爱好者跑了!剩下的人们或者互相吹捧,或者互相利用。或者互相倾扎,或者互相漫骂。老百姓看上的诗歌作品,评论家说一分不值,诗歌评论家喊好的作品,老百姓说,狗屎不如!诗歌界哈哈大笑!就像一个美女在严肃的场合放了一个又响又臭的屁!大家热热闹闹,乱乱哄哄向着名利的山头迈进!

诗坛的堕落,令真正的诗人找不到回家的路!诗人回不了家,哪里还有诗歌作品!

(遴选来自昆仑网,不妥联系,即刻删除)

发布日期:2020-1-20 15: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