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头条新闻

香港和内地融合的阻力从何而来?

华裔网作者:小菜一节
 

    1842年中英签署《南京条约》,香港岛被割让给英国之后,香港分离祖国大陆155年。在英国殖民期间,香港没有任何民主可言,港督均是被英国指派,许多高官亦由英国人担任。虚伪的英国人从未认可英国本土以外的香港人是自己的国民,他们被当做二等国民,这种心态在许多老港片中均有反应。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之后,中央政府从未索要香港的税收,反而在1997年和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中拯救了香港,大陆亦在许多方面彰显对香港的照顾,比如“辽宁舰”的首次公众开放就是在香港。如此种种,反应出大陆对香港的宽容和仁慈。

许多大陆人想不明白,港英政府对待香港人的轻蔑与大陆的友善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为何香港社会一直有一股不可忽视的“离心力”存在。

其实,从历史、经济以及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来看,这种“离心力”存在有其深刻的背景。

首先从香港人口组成来看,反对的成分非常大。香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60年代末左倾错误严重时均有大量移民潮。许多移民不是国民政府的逃犯,左倾时期的政治犯。同时,退守台湾的国民政府为了推行政策,在香港安插了大量的特务。香港著名的黑社会团体“新义安”就由拥有国民党军衔的龙头大佬向前担任领导人。

再者,香港回归后相对经济地位的下降,导致部分香港人将不满转嫁在大陆身上。香港的经济在回归后依然保持稳步增长,但是相对大陆的许多城市,其速度已经明显放慢,有些香港人认为大陆窃取了香港的发展机会。其实,香港的经济腾飞本来就是因为大陆的不完全开放带给香港难得的机会与运气,当这种机会和运气逐渐消失,大陆城市不依托香港即可完成资金与技术的中转,香港国际地位有所下滑也是在所难免的。部分香港人的逻辑是我有幸得到的,那就应该一直是我的,这种贪得无厌的心理难道不是病态的吗?

香港社会贫富分化逐渐扩大,在香港本土部分带有偏见的传媒影响下,亦让部分香港人对大陆心生不满。其实,香港特区政府完全自治,中央从未干涉香港内部发展事务,香港的贫富分化怎么就怪到大陆身上来了?香港贫富分化的逐步扩大,完全就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香港经济命脉从回归前就垄断在几家大富豪手中,他们将主要资金投入香港能够快速盈利的金融业以及房地产业,导致少数人财富迅速累积,而大多数人生活成本增加的同时却无法获得足够好的工作机会。香港房价高昂,许多香港底层市民生活在只有几平米的“笼屋”内。然而实际上,香港有众多未开发的地皮没有被投入市场,就是为了囤货居奇,造成土地资源的稀缺以便资本家能够获得更多的盈利。香港在上世纪与新加坡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现如今,新加坡经济水平已经明显超越了香港,对比两个地区的经济结构可以发现,新加坡不仅金融产业发达,制造业也很发达,但是香港却几乎没有制造业,而制造业正是为大多数人提供工作机会的关键。香港底层民众水深火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资本主义的肆虐以及特区政府政策的失误。但是当香港民众为自己的生活而满腔愤怒时,资本主义以及亲西方的媒体不断用带有偏见的言论将矛头指向大陆,反而强化了香港的离心作用。

香港的混乱是西方国家的政治交易的筹码。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确认香港回归后,英国急推资本主义民主化,就是为了日后在香港和大陆的融合之间锲入一颗钉子,并不是英国真的关心香港民众权益。香港是欧美国家的情报中心。香港聚集大量的各国特工,斯诺登当年逃亡香港就是为了做情报交易。对于欧洲,尤其是美国来说“颜色革命”成了最为简单和廉价的的方式。香港历次活动都有西方干预的身影。

回归后香港政府对教育问题的轻视同样埋下了香港部分年轻人对大陆离心力的隐患。香港沿用的港英教材过于重视对西方普世价值的宣扬,却忽视阐述爱国主义及西方体制的种种弊端。爱国教育在近几年才真正步入正轨,但许多年轻人已经不可避免地受到单向简单思维的影响,容易受政治势力操控。

总之,香港问题是复杂的,必须经过深刻的经济改革、对媒体的合理引导以及爱国教育的宣扬才能真正从根本解决香港的离心问题。

(来自小菜一节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9-7-20 1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