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遗存推荐

黄牛河 水蒿川 ——炎帝部落南迁进取的足迹

华裔网作者:伊 之
 

 

   炎帝部落南迁,形成了黄牛河畔最早的人口格局

      .刘家窑仰韶文化遗址,佐证了靖口早期的人类来自西周

列山、秦山、玉皇山,那是一部厚重而无字的水经注,镌刻了一部炎帝中华文明南迁的史诗;黄牛河、熟禾川、写字崖,这些神圣而质朴的名字,一个个、一页页无不在默默而忠实地记录着中华先祖进取的足迹,如同刘家窑仰韶陶器的熠熠闪光一般,浓缩、谱写了一部炎帝中华文明南迁进取的雄壮史册,那史册的开篇,就叫做水蒿川,黄牛河!

炎黄炎黄,先炎而后黄。我们的始祖炎帝人身牛首,诞生在蒙峪,成长在姜氏城,他带领先民发明刀耕火种,教族民垦荒种植粮食,史称“火神”、“五谷之神”;领导部族制造食用陶器和炊具;尝百草,开医药先河,又是我们先祖的“医药之神”;炎皇神农,为了中华民族发扬光大不惜鞠躬而尽瘁。

炎帝神农在天台山采药尝百草,为了自己的部族“救夭伤人命”而不幸中毒魂归天台山,于是那些炎帝部落的一支,继续沿着“列山氏”的足迹,惜别“天台山”,惜别“烧香台”,翻过“天上”,迁徙到了“列山”——大秦岭的南边,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南迁。这一个部落没有名字,他们依旧称自己是“炎帝”;这个部落没有图腾,他们就把自己首领的象征——牛首作为自己的族徽,牛——黄牛、像秦川牛一样百折不挠,向南进取,开垦出更大更广阔的发展新天地。

为什么炎帝部落要把首领误食火焰子的地方叫作“天台”,叫作“天台山”?因为炎帝也是人,是人的首领,他是为了拯救部族的人而牺牲了自己,对于那些为了大家、为了人民而牺牲自己的人,后世们为了永远不忘,便把他封作了“神”、神灵。试想一下在那个混沌未分的时代,还有什么能比人们竞相膜拜的神、大自然的神灵而更加虔诚、更加神威统管一切呢?人世之大,莫过于天地,天上有天上的神灵,地上有地上的神灵,天代表着最高的神,管天管地,主宰人世间的一切,于是炎帝部落的人就相信天上也有一位皇帝——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才是至高无上的神,于是他们便把“列山”最高的那座山,取名叫作“玉皇山”,山上住着“玉皇大帝”,不但管天管地,而且还管各路神仙。也是从这里开始,炎帝部落有了他们独特的尊崇,信奉神灵,信奉神仙,信奉神仙居住的地方,一定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洞天福地,这就是中国道教历史最早的雏形,也是玉皇山道教不同于中国其他地方道教文化的一个天壤之别。在其他地方,道教都是把元始天尊奉为最高的神祉,而只有在中华文明始祖炎帝诞生、升天的“列山”,玉皇大帝才是主宰一切的最高神祉,这就是中华道教源与流的最大区别。至于中华道教把元始天尊等等奉为最高神祉的传说,那是在炎帝时代以后很久很久的事了。

炎帝为了部族,为了拯救人类献出了自己,炎帝的后裔就把炎帝献身的地方叫作了“天台”——登天之台,天台山,登天之后成了神仙,神仙则是长生而不老,与日月同辉。炎帝的部族面对登天的首领一个个焚香膜拜,于是便把焚香膜拜的地方取名叫作“烧香台”,鸡峰山、天台山、烧香台、天上、乃至最后翻过天上,历经艰苦卓绝的修炼才得以登上“玉皇山”而成为神仙,那都是玉皇山下一个个蕴含了对始祖炎帝无限怀念而祭奠的地方啊!

炎帝部落翻过白雪皑皑的“天上”到了列山之南,只见列山之间一片平坦的河谷,土地丰饶,多么适合播种五谷?于是他们就像他们的首领或者先祖炎帝教给他们的方法那样,继续刀耕火种,开辟土地,不但在这里种出了五谷,而且种出了水稻,五谷丰收,丰衣足食,于是他们高兴地把这个地方命名“熟禾川”!那是炎帝部落翻越列山、秦山、天上大秦岭后开辟的第一块土地,虽然规模远远比不上八百里秦川,可是他们仍然把这里叫作“川”、“熟禾川”,那是为了对先祖、对首领的缅怀和纪念,历史上一直这样如实记载,至于以后人们把“熟禾川”演变叫成了“水蒿川”,那是远古地震之后的一个演变。

“熟禾川”一条大河滔滔南下,炎帝部落再一次在河畔发现了一种红色的石头很有韧性,比先祖教给他们制作的石耒更加结实,于是他们就在河畔捡了很多红色的石头用炎帝教给他们的办法用火来烧,烧软的石头用硬石头一砸,就像是“贴”的一样,而且能砸出形状,于是他们就把这种烧红稍软的石头叫作“贴”(铁),用“铁”来打造农具,为了庆祝和纪念炎帝部族的新发明,他们就把这里叫作了“铁炉坪”。直到了现代,西阳沟村82岁的老人赵子杰这样讲说,“我的爷爷告诉我,他听老先人说铁炉坪就是过去先人们炼铁的地方!”以至于直到现在,那一片还留下“铁家山”的地方,而且很多人都姓“铁”,莫不是与炎帝部落南迁进取发明炼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呢?

发明了炼铁,进而打造各种耒耜扩大耕种;炎帝部落又在“写字崖”下创造文字,如同“仓颉造字”一般,创造出最早的象形符号用来记录本族南迁进取的历史,还把那里发展成了“写崖街”。随之,他们又在烧锅坪“杜康造酒”、开办了烧锅,用“熟禾川”出产的大米、玉米造酒,供本族人民饮用。这些炎帝神农时代发明的生活技能,部落的后裔们无一不继承发扬光大。为了怀念、纪念自己的首领和先祖,他们再一次亲切地把这条流经“熟禾川”南下的河流取名“黄牛河”,为的是纪念首领、纪念先祖炎帝的丰功伟绩,那个人身牛首的神农,如同秦川牛、黄牛一般百折不挠地带领他们不断向南开拓、进取!

黄牛河继续南下,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一个更加开阔的川道,炎帝部落的人们发现这两河之交的地方沙土细腻,极富于粘性,特别适宜制作生活所用的器皿,于是他们再一次按照首领的发明、在这里制作陶器,用来盛放“熟禾川”的米粮,盛放“烧锅坪”酿好的美酒,在陶器上刻画遥远而抽象的图案、符号;看到这里气候温暖,全然不似列山秦山和天上那样寒冷,特别适合居家、住家,于是这支南下进取的炎帝部落,就把这里叫作“留家窑”、一个可以留家、居家的地方。时代更迁,后世的人们把这里辗转叫作了刘家窑,其实那是炎帝文化炎帝文明在这里向西南发展的第一个中转站呢!

历史与现实的交合在水蒿川、黄牛河展现得惟妙惟肖,如今在靖口、在玉皇山,人们崇拜上天,崇拜玉皇大帝,时时不忘他们的先祖,一次次在玉皇山建祠立庙,为他们的先祖和首领炎帝塑造金身祭拜,而且到处祭拜火神,那火神其实就是炎帝神农,炎帝是他的名字,祝融则是炎帝的号,就是带领族民刀耕火种的炎帝神农。而且至今玉皇山一带的人们,依旧像他们的先祖炎帝一样,辗转玉皇山、列山、天上、大秦岭采药、采百草,救人于水火。炎帝这支南迁的部落不但在杏树沟门、在写字崖(写崖街)、在关上创办了三个街市,像他们的先祖教他们“日中为市”、“以物换物”一样,不断发扬光大,“逢一四七必集”,一月九集,买卖贸易,从古至今不断盛传不衰。

炎帝部落从天台山南迁进取,还有一个明显的烙印,就是他们从来没有忘记关中,忘记自己的故乡,他们总是沿着他们当年南迁的足迹一次次翻过列山寻根问祖,物贸交流。从熟禾川翻过“天上”,就到了天台山,到了烧香台,到了石鼓山,那是秦穆公陈宝狩猎的旧地和圣地。依次便是下马营、陈家堡、孙家庄、范家庄、甘沟、甘河坡,姜氏城、瓦峪寺、蒙峪沟,无一不是昔日“陈宝”、陈仓的旧地,是先祖和他们出生、奋斗发展的地方,虽然遥遥却不过百里,而且更加奇妙的是直到民国时期,就连黄牛河畔的“写崖街”往上,到水蒿川到“天上”,竟然都是昔日“陈宝”、宝鸡县“神农乡”的地界!熟禾川、黄牛河、凉水泉乃至到了关上街,有不少的人祖上就是来至于古陈仓、宝鸡神农乡一带,一代一代互通有无,婚嫁居留,就连走过去走亲访友,也是一直沿着当年先祖们在莽莽列山上曾经走过的足迹,千年万年前赴后继,即使语言风俗,也与先祖出生的宝鸡蒙峪如出一辙,进口关,实实在在就是远古中华先祖炎帝部落不断扩大发展南迁进取的第一站!

探秘索源,斗转星移却忽然间峰回路转,当我们对黄牛河畔进口关上的历史一片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蓦然从这些现实里和历史的地名、从人类始祖炎帝的创造发明和丰功伟绩开始寻觅对照,竟然一个个全部解开。进口关的历史,实实在在就是一部炎帝部落不畏艰难南迁进取的忠实纪录,竟然是如此的明晰或者巧合?!

发布日期:2019-4-24 9: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