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裔网 >> 教育头条

回复杨克留言

华裔网作者:郑正西
 

  昨晩我发了《杨克留下的八大足迹》文章,杨克很快来留言。他的留言和我回复如下:

   

        我的回复:

      你这个杨克,不用你要求的,我不会删除。即使你投诉删除了,我有底稿。我不但自己在网上保存,还会寄给中纪委和广东省纪委保存!还有,你认定了我是攻击你的话,你可以马上起诉我呀。快行动,别来我这里吹牛!我郑正西不买你的账! 

        从几句留言看杨克这个所谓“一级作家”多水。

    我专门要求网管部门保留这则郑正西对我的攻击,包括多年前腾讯有关部门打我电话,问我意见,我希望保留他。一个诗人,对各种写作,包括郑正西的道德要求,我认为都是百花齐放之一。请希望老郑把我留言放出来,我从来认为,一个人写史记,还是写西厢记,都是作家的权力。从80年代至今,我的看法没有改变。我也非常自信,《人民》和《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我的祖国》都是中国好诗! 

    以上是杨克留言,三五句话,看看多少错误: 

    1、“我专门要求网管部门”。“专门”二字是脱了裤子放屁。

   2、“我希望保留他”。“他”指人,就是说他希望保留郑正西?!

   3、“都是百花齐放之一”。“之一”也是脱了裤子放屁。

    4、“请希望老郑把我留言放出来”。“请希望”是哪国的语言?

    5、“都是作家的权力”。“权力”是政治概念,“权利”是法律概念。把权利写成权力。也许他使用权力习惯了。

     再看他留言语意之混乱和结结巴巴:

      一开始,他就摆出“网管”吓唬人。他应该没睡醒,忘了我是郑正西。我是个怕你杨克吓唬的人吗?

      早在2013年杨克就变相对我发出威胁,找亲戚朋友上门扁死我:

  

     杨克留言漏洞百出。他说要求网管保存我写他的文章,一看就是狐假虎威。保存我文章的目的是作为秋后算账的证据,应该是自己找公证部门办理网络保全,从未听说找网管代保存。腾讯公众号何处有这种服务项目?

     杨克的吹牛贯穿他生命的分分秒秒,无论谈什么,他都要转变抹角绕过来次嘘自己几句,不然浑身不舒服。你看,他在留言中说“腾讯有关部门打我电话,问我意见”。给人印象是,腾讯听他拍板。真是胡说八道。腾讯处理网上纠纷是很公正的。杨克这是给腾讯抹黑。如果杨克不公布电话记录,我会把他的胡说留言寄给腾讯查查。

       杨克说了,“多年前”他就叫腾讯保存我写他的文章了。既然这样,我又没有怕你,更没向你投降,怎么不见你下手呢?杨克已花甲,我已古稀,这一仗今生不打,难道去了阴间再打?去了阴间你还是诗官?想的美!

    杨克对我文章写他的八个问题,他回避了七个不谈,他只谈他两首“人民”诗,而且他自夸两首都是“中国好诗”(不是广东好诗)。我文章写的他看不懂,我明明说了不对两首诗的好坏作评论,我只是不解,前一首写中国看不到人民,一片黑;后一首写人民处处可见,一片红。关键是两首诗写作时间仅隔一年多,不是一个世纪。所以,对杨克诗歌的真实性和他写诗的老实性有所怀疑。他不回答。

       我文章中很重要的指向是杨克的下半身诗人归属问题。把他几十年的足迹连起来看,他比沈浩波的下半身历史还“资深”——从1999年起用他的《中国新诗年鉴》为下半身呜鸣锣开道。

      2004年,把一个厌恶下半身诗歌的文学女青年姜蓝蓝“开导”成为一个喜欢并写作下半身的人。

看姜蓝蓝写的一首:

                    姜蓝蓝《控制》

 

           2015年,杨克发文声援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高喊“冒犯世俗是艺术家的特权”,意思是,艺术家很伟大,不受道德、法律约束。

      2017年开年,杨克拿手中掌管的广东作协《作品》杂志首次发有害青年学生的校园小说,全部描写女大学生纷纷勾引老教授上床“破处”的荒唐故事,把一位老教授弄到床上通宵狂欢,心脏病突发死去。教授妻子和女儿还“感激”女大学生给了他“第二春”。还在广东作家网高调宣传“勇闯道德禁区”。

      如果我以上有不实之词或诽谤,欢迎杨克起诉。对这位拿国家高薪,享尽诗坛荣华富贵的杨克,我不会就此了事。    

发布日期:2019-10-21 13:12:31